艾森文学
一个专业的扫文推文网站

重生狂医江小北林小鱼小说免费阅读

重生狂医》小说是网络作者败火居士的倾心力作。书中主要讲述了:一个小时后,江小北坐9路车到达市区。公交便宜,5毛钱的通票。去医药批发市场一趟。在那里,买到了银针。正准备去找一些好的草药,路过一间挺大的医药门店。鹤鸣堂,南安市最大的药房。1988年,它就有连锁店了……

重生狂医江小北林小鱼小说免费阅读

《重生狂医》 免费试读

一个小时后,江小北坐9路车到达市区。

公交便宜,5毛钱的通票。

去医药批发市场一趟。

在那里,买到了银针。

正准备去找一些好的草药,路过一间挺大的医药门店。

鹤鸣堂,南安市最大的药房。

1988年,它就有连锁店了,业务非常大。

在医药批发市场的门店,也特别大。

老板刘鹤鸣,是远近闻名的老中医,医术好,脾气大。

鹤鸣堂里,有两个老中医坐诊,生意特别好。

问诊的人,排成了长队。

江小北准备进去买两味草药,只买两味。

剩下的药,到别的地方买。

百岁老人,心思成熟得很。

有些方子,是要绝对保密的。

刚进去,便听一个老中医对一个中年人说:

“你病都这个份儿上了,我能有什么办法?”

中年人戴着墨镜,衣着很不俗。

面色苍白,额头冒冷汗。

脸上,脖子上,手腕上,都是密密麻麻的红痘,或者乌红的疙瘩。

有些红痘和疙瘩上面,都有白脓泡,看着都让人瘆的慌。

“刘老先生,我是慕名而来啊!求求你,一定救救我啊。西医说了,叫我找中医看看啊!”

“给你说了没办法就没办法,你还听不懂?”刘老中医正是刘鹤鸣,一拍桌子,火上来了。

“赶紧走,后面人还多着呢!生活检点一点的话,至于吗?戴着墨镜不想见人吗,好意思?”

中年男人长叹一口气,摇摇头。

只能在病人们嘲笑的目光中,低头往外走。

也就那时,江小北过去了,低声道:

“这位大哥,晚期梅·毒吧?想不想治好?”

“你……咋知道我的病?”

中年人大吃一惊。

上下打量着江小北。

一个稚气未脱的娃!

他确认,这小少年,并不是药房里的人。

好像,他也刚进来。

刚才,刘老中医也没说出他的病。

可这少年,居然知道?

江小北正要说话,刘鹤鸣冷道:“小屁娃,你是哪家医院的医托?就他那病,能治好?”

江小北面容苍白、稚嫩,但表情却老练。

淡淡的看了中年人一眼,对刘鹤鸣道:“小刘,我要是治好了,怎么讲?”

一个小刘,全场震惊!

刘鹤鸣老脸都挂不住了。

一拍诊桌,“哪里来的没教养的东西,滚出我刘家药房去!”

实际上,小北爷百岁高龄回来的,叫他一声小刘,并不为过。

江小北淡笑,神不慌,气不乱。

“我要是把这位的病治好了,你就是小刘,得叫我一声小北爷,可行?”

说的,认真得很!

刘鹤鸣气的脸都白了,再拍桌子,“滚!滚出去!什么狗东西小屁娃……”

但,江小北抽了一百块。

啪!

放在诊桌上。

“我,要七天之内,治不好他,这一百,你的。治好,你叫爷,钱再还我。”

刘鹤鸣和所有的病人,都惊呆了。

一百块啊!

巨款啊!

这是,来真的!

刘老中医咬咬牙,钱直接收了。

“好!你个小疯子,输定了!老夫从医几十年,没听说过,得了梅·毒晚期的,还能治好!来,你治,你治给我看!”

全场病人,无不鄙视的看着中年人。

中年人,很尴尬。

江小北,很稳,淡道:“我当然不在这里治。回头,他好了,再来找你把钱拿回来。”

说完,伸手拉了中年人一下,“走吧,借一步说话。”

然后,不管对方,他两手负在身后,大步从容出门。

那气派,别看小小身子骨,有范儿!

中年人不是傻子。

这是有希望啊!

马上跟着江小北,来到外面。

街边,僻静处。

高大结实的中年人,还低头下腰,“哎,小哥,你敢跟刘老头打赌,那是真有办法?”

江小北昂首挺胸,不卑不亢,点点头,“来,我先号你的脉。”

中年人自然配合。

江小北,望闻问切。

不但号脉,还看了看中年人身上各个部位。

最后,淡道:“病毒,已经快袭向你大脑了。按常规,不出一个月,你得死。”

中年人惊震不已,擦擦脑门儿上的汗。

“你……真是神了啊!医院检查,也这么说。”

江小北点点头,“我把你治好,怎么相谢?”

中年人激动了,“你要是救我一命,我保你荣华富贵人上人!我的身份特殊,不便向你透露。钱,你开个价!社会上有什么事,找我!”

江小北深吸一口气,还不错,重生回来就是大买主。

江小北点点头,“够爽快,老夫就治你一治再说。”

“老夫……?”

中年人一脸懵。

这年纪也不大啊!

难道,他是脑子有问题?

不过,能随便拿一百块出来赌的,还是有底气吧?

只是,看这穿着打扮,应该又是个穷人?

但不管了,死马当活马医吧!

当下,江小北没二话,取了九根小银针。

给中年人扎进了后脑以及颈椎等位置。

解释说:银针封穴,阻气,病毒不能行至大脑,这是第一步。

中年人感觉不到疼,更是惊讶不已。

感觉,这就对路了!

深信!

然后,又是九根小银针,扎中年人的下盘。

中年人,下意识的捂了一下当。

“呵呵,别怕,不会伤到你东西的。反正你这东西,死了也没得用,对吧?”

中年人苦笑。

感觉这少年太老成了。

说话的语气,沉稳有余,令人不反感。

而且,幽默恰到好处。

隔着布料,一根根银针,也准确扎入,看不见了。

依旧不疼。

中年人真是惊赞:“小兄弟,牛啊!”

江小北淡笑,“你得叫我小北爷。”

“是,是,小北爷。你叫小北?”

“嗯,江小北。”

“哦……那这针,有啥用?”

“封气,保住你的东西。等病好了,还能用。”

“呵呵……还用什么用啊,能保命就不错了。”

江小北一笑,“好了。你公文包里,有纸笔没有?”

“有有有……”

“拿来,我给你开方子。”

很快,纸笔递上。

江小北一摸那派克钢笔,“笔不错,挺有来头的嘛!”

“见笑了,见笑了……”中年人笑笑,点头哈腰。

江小北洋洋洒洒,开了二十张方子。

每张上面,最多不超三味药。

然后吩咐道:“每个药房,只买一张单子上的药。最后,前十张,熬了喝药,渣都不要剩下,吞了。”

“后十张,加白酒,当然如果是茅台,更好,捣烂了,用来敷你身上所有的疮疤。当然,你那东西也不要放过。”

“方子,保密,烧了!”

“七天后,在这里鹤鸣堂门外,等我。”

“身上有针,不要进行剧烈运动就行。七天后,我拔针。”

说完,转身就走了。

中年人大惊,一把拉住他。

“小北爷,你咋……真不收钱?也不问问我叫什么?”

江小北淡笑,“病好了,你再感谢也不迟。至于你的名字,我不需要知道。你说特殊,那就特殊好了。”

中年人点点头,神情都严肃起来。

“好家伙!有点儿意思!”

随即,公文包里,扯出十张一百的,双手递过来。

“小北爷,这一千,收着!我这命,你能救不救,都没关系。”

“但,你是个有趣的人。就当,戴某,死前交个朋友!”

江小北一拂袖,“扯淡!别坏我规矩!治不好,不收钱!”

“可,你还贴了一百在刘老医生那里啊!”

“那是我和他的赌注,与你无关。”

“妈的!”戴喜龙一咬牙,“小北爷,有意思!你这朋友,我交定了!这钱,你不要,我也不治病了,害你损失一百。”

江小北一扬眉,“哟?小戴,有点儿意思啊!成,我收了!”

戴喜龙一听这小戴,不禁都暗自笑了。

这些年,在南安,能这样叫我的少年人,哪有?

呵呵,也罢,有趣!

小说《重生狂医》试读结束

下载本站APP,继续免费阅读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