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森文学
一个专业的扫文推文网站

安心沈一帆小说《绝世悍妃:逼着王爷吃软饭》在线阅读

绝世悍妃:逼着王爷吃软饭小说是作者芝麻辰小七的倾心力作。书中主要讲述了:临州,北冥国的都城。城市呈井格分布,街巷纵横,店铺林立,一派欣欣向荣的繁荣景象。平安街后面梨花巷的一所小房子里住着安定元一家。安定元乃一介小商贾,身材魁梧,为人厚道。其妻生下女儿安心后血崩而亡,独留安……

安心沈一帆小说《绝世悍妃:逼着王爷吃软饭》在线阅读

《绝世悍妃:逼着王爷吃软饭》 免费试读

临州,北冥国的都城。

城市呈井格分布,街巷纵横,店铺林立,一派欣欣向荣的繁荣景象。

平安街后面梨花巷的一所小房子里住着安定元一家。安定元乃一介小商贾,身材魁梧,为人厚道。其妻生下女儿安心后血崩而亡,独留安定元与女儿凄惶度日。安定元平常靠走南闯北贩货过活,妻子亡后,幼女日夜啼哭,安定元便留在了临州。

盘桓半载后,算算再不出门贩货家中怕是要断了生计。可出门贩货,家中幼女又在何处?安定元思量再三,在媒婆吴婆子的口若悬河下续娶了阮家之女——阮氏若兰。

阮氏是临州平安街有名的剩女。二十有六,小肚鸡肠。虽名若兰,实则又矮又胖,腰围拉直了比身高也差不了多少。阮氏貌如无盐,对于另一半却又挑剔的厉害。阮氏曾扬言,非潘安貌不嫁。如此一来二去,就成了待字闺中的老姑娘。按照现代的说法,妥妥的“黄金剩斗士”。

阮氏父母听得安定元丧妻后便找来了媒婆吴婆子,有意把自己这个大龄闺女许配给安定元。一来阮氏剩在家中确实是老俩口的一门心病,二来安定元不仅相貌堂堂,且生性厚道,既符合阮氏的要求又可以大概率保证阮氏过门后不受欺负。阮氏父母说,只要能让安定元娶了自己闺女,不仅不要聘礼,还会陪嫁不少嫁妆。并许诺吴婆子,事成之后予以重谢。

吴婆子是临州城里有名的媒婆,爱钱如命。此人虽然贪财但能说会道,只要她应承了的都办得妥帖。吴婆子开始听得阮氏想许配给安定元,便打了退堂鼓。后一听得必有重谢,思虑了一下就应承了下来。阮氏父母喜笑颜开,亲自送吴婆子出门,并给了五两银子的定金。

也不知道这吴婆子是怎么和安定元说的,三个月之后,阮氏便被安定元一抬花轿娶进了门,阮氏也就成了安阮氏。相貌堂堂的安定元符合了安阮氏对相公的期望值,况且尚在新婚蜜月,阮安氏对于安定元爷俩倒也照顾有周。因此,安定元对于这个矮挫肥的续弦倒也颇为放心。

如此又半年,安定元出门贩货维持生计,家里还有幼女安心就交给了安阮氏。初时,安阮氏对安心尚为照顾,安定元每每贩货回家后看着这一切也是心生欢喜。随着时间的推移,安阮氏已过门将近两载但一无所出,她的心里又开始烦躁起来,对安心也是一天不如一天。安定元在家倒还好,只要安定元不在家,小小的安心便成了安阮氏的出气筒。

一日天刚亮,安阮氏便带着安心出门,她这是要去观音庙烧头香求子。谁知安心太小,一路上不停喊累,耽误了行程,等安阮氏到了观音庙,早已被别人抢了头香。安阮氏心生恼怒,抬手打了安心一巴掌,嘴里骂道:“都是你这个磨人精,才走这一会子路就叫苦不迭,害我失了头香!看我不打死你这个小贱人!”

安心猝不及防挨了一巴掌,顾自呜呜的哭了起来,口里说着:“等爹爹回来自会同爹爹分说。”

安阮氏一听安心还要向安定元告状,心里的火腾的一下就起来了:“好你个小贱人!我整日里养你吃养你喝,你竟然安着一颗坏心眼子故意阻着我上头香,如今还要恶人先告状!看我不打死你!”说着,抬手又是一巴掌。

安心人小,躲不过,结结实实又挨了一下,哭的更厉害了。正吵闹间,对面远远的走过来一个人。正是这人的一句话,把安心的未来推进了万丈深渊。

来的正是吴婆子的儿子,人称“一抖无”。“一抖无”是个屠夫,仗着表舅舅在中都官当主事,不仅经常在秤上做手脚,在平安街更是横行霸道。他肉摊上卖出的肉,看着秤是翘得高高的,但只要他手一抖,一斤肉准能少掉二两,所以得了这么个一抖无的外号。偏偏这个一抖无又是个练家子,谁要敢表示不满,他的拳头就招呼上了。也曾有人吃了拳头后去官府告状,结果连中都官的门都没能进去就被轰了出来。

“哟,这不是安家娘子和安家小姐吗?怎么大清早就在此哭闹?”

“是吴大哥啊。小女疲懒,走一会子路就喊累,被我训斥几句就要哭闹不止。您这是上哪去?”

安家家境普通,除一家至亲三口外并无外人,安阮氏每天都要亲自外出采买食材,故而认识一抖无。

“我去山对面的李家村贩猪。安家娘子这是去庙里烧香?”

“是呀。谁知道被这小妮子拖累,起了大早却赶了晚集。”安阮氏说着不禁用眼神狠狠的剜了安心一眼。

这一切都被一抖无看在了眼里。他顺着安阮氏的目光向安心看过去,这是一个三岁多的小姑娘,虽然衣着普通,但是一张小脸却是长得白嫩可爱。英气的剑眉下是一双亮晶晶的大眼睛,小巧的鼻子,红润的小嘴,一看就是一副美人胚子。

上次表舅说需要个小女娃给上司的公子冲喜,如果我把这个小丫头送给表舅的话,岂不是他好我好大家好?

想到这,一抖无不禁露出了邪魅的一笑。

他凑到安阮氏身边说,故作惊讶的说:“哎呀,听我家老娘说过,发愿烧头香却没完成的,菩萨可是会怪罪的。”安阮氏大字不识,听得此言顿时面色一惊,一抖无见时机已到,接着说:“不过也不是没有解法,今日十九,是菩萨生日,安娘子可在下月初一再来补上今日之头香,菩萨见你心诚,定然不会怪罪。如此,也就化解了今日许愿却未完的结。”

安阮氏听完,连声念佛:“阿弥陀佛,如此甚好!谢谢吴家大哥,好心人啊!”说完,朝着一抖无福了福身,转身离开。

一抖无看着她们的背影,猪也不贩了,急忙转身回家找他的老娘吴婆子去了。

。。。。。。

小说《绝世悍妃:逼着王爷吃软饭》试读结束

下载本站APP,继续免费阅读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