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森文学
一个专业的扫文推文网站

求孟茴安明瑞小说免费资源

小说无限恐怖:亡者游戏是一本非常好看的悬疑文,它的作者是瘦瘦的小团子。书中主要讲述了:八个人里只有四个没有沾上,最惨的是黄头的的那个男人,似乎绅士的照顾了某位女士。简瑶皱眉“你们怎么淋成这样了,快去洗洗,这雨来的蹊跷,要是这是触发死亡的条件就糟糕了。”众人的脸色似乎全变了。黄头发的那个……

求孟茴安明瑞小说免费资源

《无限恐怖:亡者游戏》 免费试读

八个人里只有四个没有沾上,最惨的是黄头的的那个男人,似乎绅士的照顾了某位女士。简瑶皱眉“你们怎么淋成这样了,快去洗洗,这雨来的蹊跷,要是这是触发死亡的条件就糟糕了。”众人的脸色似乎全变了。

黄头发的那个男人疯了一样抓着司寇的领子,“我就知道,你他妈没安好心,故意让我们淋了雨是吧。”

孟茴看了简瑶一眼,果然人不可貌相啊,本来没边的事儿,就因为她一句话,大伙儿的矛头似乎都对准了司寇。

司寇一巴掌就把那男人打到在地,他虽然看着年纪大,但是体积在那里摆着,这种瘦了吧唧的小混混,根本不是对手,“你tm胡说八道什么?我怎么知道会下雨。更何况我们也淋雨了。”

那男人也不起来,似乎是破罐子破摔了,趴在地上毫无形象的哭了起来,“就是你,是你故意把我们支的很远,没来得及跑回来,我要死了,就是你害的。”

葛梦松倒是奇怪的镇定,她走到简瑶旁边“简瑶姐,你能不能陪我去洗个澡,我一个人有点害怕。”

“好。”简瑶沉吟了一下,点头答应了。

“谢谢简瑶姐,你人真好。”她柔弱的笑笑,面色难看,好像随时会晕倒。

今日的饭菜依旧丰盛,跑了一天大家都很饿。洗个澡,舒舒服服的吃顿饭,因为并没有发生不好的事情大家都放松了好多。男士们都大快朵颐,几个女生看着他们吃的没事,也吃了起来。孟茴昨天一天只垫了点干粮,此刻吃相极为难看,马佳嫌弃道“孟茴你一个姑娘家能不能吃的不要这么豪迈,又没人跟你抢。”一边嫌弃,一边夹了自己面前的菜给她。

那沈家老爷今日面色黑沉,看着众人欲言又止,不知道出了什么事。他坐在主位上等大家停了筷子才开口,“诸位明日就不要外出了,发生了大事。”

“发生什么事了?”司寇问,其他人也都抬头看着沈老爷。

“今天天降红雨大家看到了吧,这是镇上死了人,明日晚上要出殡。”

“真是奇怪,晚上出殡?”马佳喃喃。

“这是规矩。”他忽而生气了,“大家吃完早点休息,明天可不太平。”然后就气呼呼的走了,连夫人都没管。

沈夫人站起来打圆场,“我们老爷就是这个脾气,他是镇上的大善人,镇上出了事,他心情不好,诸位客人见谅。”然后追了出去。

孟茴的视线追着沈夫人出去,却看到沈夫人和沈老爷头顶的生命条猛然变红了,她吓得差点从椅子上摔下来。

到现在,孟茴依旧有种不真实的感觉。说是用生命在玩的游戏,游戏环境以及NPC太过真实,让人不得不在这种环境里提高警惕,可是神经太过紧绷之后又相安无事,让人有种处境安全的错误感受。

孟茴辗转反侧难以入眠,她坐起来问“简瑶,你有法器吗?”

“怎么了?”

“我感觉今晚要出事,我的第六感一向很准。”孟茴本能觉得自己不能暴露可以看到生命条的事,如果是说第六感的话,更容易让人信服吧。

马佳也坐了起来,揉了揉头发,有些烦躁。

“我有一把灵能枪,不过一发以后间隔的时间有点长。”

孟茴想了想,“总算是一件可以对付鬼物的东西,我们随时准备好。”

“你们说这个沈夫人是人还是鬼啊,长得也太好看了。”马佳开口。

“怎么,你看上了?”简瑶揶揄她。

“看上也没用,跟老头子抢人太没品了。”

孟茴想了想“那沈夫人确实美貌的如同妖精一样。”

马佳看了她一眼“阿茴啊,你也别想了,再说你也不差。”

孟茴白她一眼,“我爱好男,谢谢。”

外面的小孩子笑声依旧在十二点准时传来。

孟茴抱着鸡在塌上坐了一晚上,衣服都没脱。她紧绷了一晚的神经在天快蒙蒙亮的时候断了,沉沉进入睡眠。

本以为又是平静的一夜,却被门外的一声尖叫吓醒,孟茴一下子从榻上惊醒,穿好鞋跑了出去,其他人也都闻声赶来,唯独少了黄头发的那个男人。

葛梦松惊慌失措的指着屋子喊道,“他不见了,我刚刚上厕所回来发现他不见了,不知道什么时候消失的,地上全是血。”她脸颊上挂着泪水,声音颤抖,吓得不轻。到底是个女孩子,司寇面露不忍,安慰道“别着急,先找找。”

黄头发男人的床铺整整齐齐,地上一层差不多两厘米厚的血迹,地面完全被血覆盖,现在已经有些凝固了,血迹上有一串脚印,看大小是女士的,应该是葛梦松的。空气里一股浓烈的血腥味冲进鼻腔,孟茴有些麻木,主要血腥场面看多了,更何况现在这屋里的到底是血还是昨天晚上的雨都没有搞清楚,她有一个疑问,一个人能有这么多血吗。

“你们快来看。”吴孝站在窗口,指着外面大叫道。

葛梦松他们这间屋子正对着的是一片草坪,刚刚长出的草,柔嫩翠绿。所以血迹在草坪上尤为明显,什么东西被拖拽的痕迹,粗粗的一条血迹一直蔓延到一条人行的小路上,应该就是黄头发男人的尸体被人给拖走了。这条路再往后走,就是下人房了。可是血迹没了,路面干干净净,那个尸体好像就这样凭空消失了。

“会不会他还活着,自己跑了?”葛梦松带着哭腔。

众人沉默着没有接话,谁心里不清楚呢,这种情况下,大多凶多吉少。

“我们找找吧,或许还有救呢。”司寇难得顺着葛梦松的话安慰了她一下。

七个人里里外外把沈府翻了个遍就是没找到人。

众人脸色都不好看,吴孝率先打破了沉默“这第二天就死人,看来我们不能坐以待毙了,我们要赶紧找出线索。”他拿掉了眼镜,好像整个人有些虚弱。

气氛有些沉闷,司寇站起来,“我们现在不能自乱阵脚,第二天开始死人是这个游戏的常规操作。”

“说的什么狗屁话,生死未卜的不是你,站着说话不腰疼。”马佳是个直肠子,说话也很冲。

司寇给气笑了“这个本来就是强者的游戏,收起你的烂好心,别最后连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简瑶拉了拉马佳,阻止了她接下来的话。

“的确,我们现在连触发死亡的条件到底是什么还没能搞清楚,已经失踪一个人了,现在不是内讧的时候。”

简瑶看着司寇问道“司大哥,你有什么好想法吗?”

男人沉默的摇摇头,这次这个c级任务确实有点棘手,现在线索不多,能去的地方也少。

“我倒是有些想法。”一直沉默的安明瑞发了声。大家都抬头看向他。

他却依旧低着头细长的手指操作着手机,不紧不慢的开口。

“说说看。”司寇说。

“我们去瞧瞧晚上的出殡,说不定能发现点什么。”

葛梦松柔柔弱弱的说:“可是,这也太危险了吧,那个沈老爷不是不让出门吗?”

“这么听npc的话,那你一个人呆着好了”马佳没好气的说,她太讨厌这种嘤嘤嘤的女人,惹人烦躁。

少年低着头专注于他的手机,声音很有磁性,温温的“我们晚上出去,白天就在沈府里仔细转转,看还有没有什么发现。”

“这种游戏本身就是危险重重,说不定我们能在危机中找到生门呢。”吴孝也赞同。

“大家没意见的话,现在就行动起来吧。”安明瑞率先站起来,他把手机放进口袋里,走了出去,动作优雅,像是大户人家金贵的小少爷。

沈府很大,前边的院子是客厅和主人的卧室,穿过一个大的花园后面是一片池塘,池塘中间有个非常大的假山,再往后走就是客房和下人们住的地方。

孟茴他们搜了好久,整个沈府,除了忙碌的下人,都不见小孩子的影子,连沈老爷和沈夫人都不在,不知道去了哪里。

“我们要不去沈夫人的房间里看看?”孟茴提议。

“太危险了吧,要是沈夫人就是鬼BOSS怎么办?今天才第二天,我们不要太早打草惊蛇。”

孟茴被简瑶的口才折服。这绝对是传销里面的一把好手,把怂都说的这么清新脱俗。

“那好吧,我们再看看别的地方。”

“你们来看这里。”马佳大喊一声。

他们现在已经到沈府后门了,四周的墙角下面贴着一种黑色的砖,上面是一种奇怪的图案,沿着墙角把整个沈府都绕了一圈。因为周围长了很高的杂草,这个东西不容易被发现。

“卧槽,这是什么啊?”马佳用手指摸了一下,立马缩回了手,不知道用什么材质做的,冰凉刺骨。

“这可能是某种 古老的阵法。”简瑶说道。

“阵法吗?”孟茴根本不懂这些,盯着那阵法疑惑了。

“我们先回去,告诉他们,看看他们有没有发现什么。”简瑶开口。

虽然只有七个人了,但一个沈宅搜查过来也是很快的。

孟茴她们到大厅的时候,其他人都已经回来了,只是少了一个人,安明瑞不见了!

吴孝惊恐道“他本来在我后面,我们一起去的下人房间,我出来的时候就不见了,我把所有的地方都找了一遍,他就是不见了。”

众人又陷入了恐慌,脸色都不好看,大白天的,又凭空消失了一个人。现在他们连触发死亡的条件是什么都不知道,之前以为是红雨,可是现在好像不成立。淋了雨的是后面回来的人,而安明瑞根本没淋雨。

司寇开口“或许他是出去了,大家先别慌,毕竟是白天,应该没啥事,先说说你们的发现吧。”

吴孝拿下眼睛,按了按鼻梁“沈府里的下人除了管家,其他的都没有舌头,说不了话。”

孟茴一惊,这两口子,可真够狠的,还好意思自称善人。

“我跟司大哥看到管家鬼鬼祟祟的去了后花园的假山。”葛梦松难得提供了点有用的消息。“我们三个暂时没什么发现。”孟茴惊讶的看了看简瑶,简瑶按着她,给她使眼色,示意不要说话。

孟茴虽然不赞同,却也没有说什么,人性如此,趋利避害。还是不要多事挑起矛盾了。

连简瑶都这样了,谁知道这些人还有没有什么隐瞒的信息。这个游戏现在连一半都没有过,他们隐瞒线索能有什么用呢。或许是为了完整解锁整个剧情的特殊奖励?

众人各有心思的回了自己的房间,就等晚上的到来。

当大院里的灯亮起来的时候,白花花的纸钱从大院外面飘进来,铺天盖地,雪花一样,洋洋洒洒,形成了一道诡异的风景。一阵高亢又凄凉的唢呐声音从外面传了进来,夹杂着断断续续的哭声。

小说《无限恐怖:亡者游戏》试读结束

下载本站APP,继续免费阅读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