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森文学
一个专业的扫文推文网站

求重生病娇带着系统攻略我小说免费资源

重生病娇带着系统攻略我这本小说的作者是网络作者半江渔火。书中主要讲述了:洛桑榆安慰了下愤愤不平的姜文,哼着小曲看着下面的拍卖。偶尔吃点顾寒辰小师弟递来的灵果,悠闲自得,就差把摇摇椅了。洛川也有些疑惑的看着洛桑榆,踌躇了一会儿问到:“师妹你怎么一点也不生气?”反而哼上小曲了……

求重生病娇带着系统攻略我小说免费资源

《重生病娇带着系统攻略我》 免费试读

洛桑榆安慰了下愤愤不平的姜文,哼着小曲看着下面的拍卖。

偶尔吃点顾寒辰小师弟递来的灵果,悠闲自得,就差把摇摇椅了。

洛川也有些疑惑的看着洛桑榆,踌躇了一会儿问到:“师妹你怎么一点也不生气?”反而哼上小曲了。

洛桑榆有多想要鬼晶石他们也是知道的,这姑娘已经连续几个月在宗门任务栏高价发布征求鬼晶石了。

洛桑榆笑了笑,摇头说到:“我是故意抬价的,一枚鬼晶石而已,再稀缺也值不了一万灵石。”

也对,一万灵石已经可以买一把极品灵器了。

姜文恍然大悟,说到:“师妹,你也太坏了吧!不过师兄喜欢!嘿嘿…”

顾寒辰脸色又一黑,差点把手中的水杯捏个粉碎。

“接下来这件,寒冰玉,取北海极冰材料,经常海大师之手锻造而成,一旦发动,冰封三里,还可抵御元婴巅峰全力一击。”

“起拍价三千灵石!”

众人一阵嘘息,三千灵石,可以在落霞城中心地段买一座府邸了。

“三里?太小了吧!”我想要冰封千里。

“对啊,防御能力也不怎么样,属性太单调了。”

有人冲台上吼道:“哎,美女,三千太贵了,降一点!”

俏女郎面色不改,扬起职业微笑,说到:

“本会拍卖,从不降价。”

洛桑榆盯着寒冰玉研究了一番,成色相当不错,但就像楼下的人说的,属性太单调了,功能也不尽人意。

本打算放弃,她好像看到了寒冰玉里封了个小精灵,再眨眼又没了,是她眼花了吗?

洛桑榆纠结了一下下,还是决定拍下来,看看是不是真的成精了,若是那可真捡到宝了。若不是拿来炼制阵法也是块相当不错的料子。

洛桑榆介于自己霉运体质,向顾寒辰勾了勾手指,道:“师弟,帮我拍下来。”

姜文瞟了一眼寒冰玉,没什么特别之处,只是看着怪好看的,想兴许是小姑娘喜欢吧。

最终顾寒辰以三千五百灵石拍下,毕竟这个寒冰玉和其他拍卖品比起来确实没那么吸引人。

顾寒辰也当洛桑榆是瞧着玉石好看,并未多问。

直到拍卖场的服务人员将寒冰玉送上来,就一块湛蓝色的玉牌,洛桑榆先是盯着看了一会儿,瞪大了眼睛也没再瞧见她想看到的精灵。

洛桑榆皱眉,心道:看来真是我眼花了,不过这料子摸起来还真不错。

就在洛桑榆手触碰到寒冰玉的一瞬间,顾寒辰感受到来自灵魂深处的一阵颤动。

洛桑榆眨了眨眼,寒冰玉摸起来真的好舒服,温温凉凉的,又忍不住狠狠摸了摸。

顾寒辰脸色一变,节节分明手猛然收紧,衣袖底下青筋暴起,好像有人在他身体里撩拨他 ,像羽绒般滑过他敏感的地方。

顾寒辰深吸一口气,闭上眼睛压下身体里的不适,恶狠狠地想到,他一定捏死这个背后对他下黑手的人。

洛桑榆突然靠过来,兴奋地说到:“师弟,你快看,看看,寒冰玉里面是不是有一只小精灵!”

寒冰玉小小的一块静静躺在洛桑榆的手上,流光溢彩。

那种撩拨的感觉没了,顾寒辰堪堪回神,舔了舔薄唇,轻吐出一口浊气,才抬眸去看。

寒冰玉呈湛蓝色,晶莹透彻,流光一点点消散,甚是美丽,却并没有看到洛桑榆说的什么精灵。

“怎么又不见了!”洛桑榆颇有些遗憾地说到,随即又想到什么般,拿起寒冰玉就是一顿猛搓。

顾寒辰感受到体内的突如其来猛烈变化,措手不及,修长的手迅速捂住嘴,后牙槽都咬紧了,他深深地闭眼,若还不明白是怎么回事,那他可是白活了这么多年。

再睁眼是只见少年眼尾通红,他目光有些不善地看着姜文和洛川,突然觉得他们前所未有的碍眼。

姜文、洛川:???

顾寒辰深吸一口气,低声沙哑地对身旁还在试图用一顿猛搓重现精灵的少女说到:

“…师…师姐,别搓了……”难受!

洛桑榆被少年娇软的嗓音吓得一颤,本想偏头去看,但少年轻轻地将头磕在她肩膀上,软软的头发蹭过她的脸颊。

少年一贯微凉的手压住她捏着寒冰玉那双手,洛桑榆张了张嘴,浑身僵硬,脑子一片混乱。

少年靠了好一会儿,才嗡声嗡气说到:“师姐我先回去了。”

说罢,薅走了洛桑榆手里的寒冰玉,晃了晃道:“借我看看,明日还予师姐,先走了!”

洛桑榆:“……”

“他怎么了?”姜文注意到顾寒辰离开,问到。

洛桑榆耸耸肩,说到:“可能是累了吧,先回去了。”

拍卖会到了尾声,一片热火朝天。

第二日,洛桑榆一行人乘了马车前往锦官城。

洛桑榆和顾寒辰乘坐一辆,少年将寒冰玉还给洛桑榆后,便同马车夫坐在帘子外,一条腿弯曲,另一条散散懒懒地垂下,背靠着马车木板,慵懒而又肆意。

赶车的车夫上了点年纪,上来就说瞧着顾寒辰漂漂亮亮就觉得欢喜,不像他家那牛二小子粗糙大汉一个。

车夫一直叭叭的同顾寒辰谈话,刚开始顾寒辰还秉着礼貌待人原则,敷衍地同他交流几句。

后来烦了,便不再搭理人家,车夫也不恼,一个人乐此不疲地絮絮叨叨。

顾寒辰最终还是受不住车夫不带停的絮叨,掀开帘子进来,坐在洛桑榆身侧,乖巧地拿了本功法研读。

洛桑榆才不管他,小脑袋搭在窗户上滴溜着眼睛看外面的风景。

眼睛看酸涩了,揉揉眼睛,往后一躺就睡了。

等洛桑榆睡熟,顾寒辰放下手中的书,一瞬不瞬地盯着女孩。

低声呢喃,你是如何发现那块玉石特别的呢?顾寒辰轻笑,手指勾起一缕少女的青丝,连他初瞧时都未发现玉石竟封印着他的一缕灵魂……

可惜现在没办法破开那层封印,不然他应该可以记起更多的事。

……

“姑娘,锦官城到了,老夫是直接送你们去李家府邸先还是去酒店?”

车夫声如洪钟,微带点栉风沐雨的沧桑感。

洛桑榆掀开帘子看了看,道:“劳烦大叔先送我们去酒店吧。”

“得嘞,姑娘您坐好了!”

马车驶入锦官城后便减速缓行。

蜀地风光倒是别致,路边的小贩操着一口地道方言的吆喝着,行人悠闲自得逛着,也有同高声商贩讨价还价的妇人,最特别的应该是一家接一家的茶馆和麻将馆。

“二条!”

“幺鸡!胡了!哈哈哈……”

“哟,张大嫂今天运气不错嘛!”

……

马车内,顾寒辰手急眼快地摁住洛桑榆想要掀开窗帘的手,从纳戒中拿出一件水烟色面纱,说道:“师姐,先把面纱戴上……”

御天宗天之骄子不知道有多少人暗暗觊觎,凡尘不像宗门内,这里多得是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人。

“对哦,我怎么没想到,小辰辰真贴心!”洛桑榆眼眸含笑,亮晶晶地看着他。

“姑娘,天香酒店到了!”

洛桑榆欢快地蹦哒下了马车。

顾寒辰看着欢快地洛桑榆眼神晦涩难懂,师姐…真的变了好多,就像换了一个人。

洛桑榆表示,她快穿这么多年,每次都是扮演别人,压抑自己的性格,这一次她也懒得管什么人设。

“各位客官,打尖还是住店?”小二热情招待。

“住店。‘’姜文快速上前来。

“小二,来壶茶!”洛川同洛桑榆、顾寒辰还有江怀安围坐在一张黑红漆刷的方形木桌。

整个天香酒店楼层高,一楼宽敞明亮,桌凳摆放恰到好处,不会显得拥挤又不会浪费面积。

一楼主打喜庆的红色,几根腰粗般的木柱顶起楼宇,大气宽敞。

洛桑榆喝着茶,细听着旁桌的人交谈。

“哎,李家那小子还没找到?”

“哎呀,大半个月了,怕是尸体都发臭了。”

“可惜了,我家那傻姑娘哭了好几天呢!”

“你说究竟是谁对李家下黑手?”

“要我看啊,就是顾家!李顾两家向来不对付,去年冬天还因为长林街一个店铺差点大打出手……”

“嘘,你小声点,顾小霸王还在二楼呢!被他听见咱们可就麻烦了。”

“知道了,我可惹不起那个小霸王!听说昨儿把李三的腿都打折了……”

“要我说啊,李家那事是闹鬼!”

“闹鬼!!!刘兄,这事儿可不能乱说!”

“哎呀,我那在李府当差的哥们亲眼瞧见的,那家伙,说是不知哪来的一阵黑烟呲得一下罩住小少爷,再眨眼人就在众目睽睽之下不见了,吓得我那兄弟是屁股尿流……哈哈哈哈…”

“宋瘸子,你丫的逗我们玩呢,讨打?”

“哎,别动手,别别动手啊!你大爷我说得可是千真万确,一句假话都没有!”

“去你大爷的,信了你的邪!”

……

“姑娘,我家少爷邀请你到二楼雅间一叙。‘’

洛桑榆放下手中的茶杯,抬眸去看,一名身着褐布贼眉鼠眼的小厮趾高气昂地站在她面前。

还未等洛桑榆发话,坐上另三位目光不善地盯着小厮。

小厮被瞪得一阵腿软,又立马抬头挺胸的说到:“瞪什么瞪,能被我家少爷看上那是姑娘八辈子修来的福气!别不识抬举!”

周围人被这里的动静吸引,只见一桌三位青年一名女子,单看身上的衣服一看就知道是昂贵货。

三个青年样貌不凡、器宇轩昂,少女虽然蒙了层面纱,但那身段那小腰,一看就是个尤物。

顾寒辰脸黑得都能滴出墨了,周身寒气逼人,真踏马想把这些人的眼珠子给挖下来!

看戏不嫌事儿大的人说到:

“唉,多标致的姑娘啊,可惜了,被顾家那恶霸看上,唉——”

“我觉得不一定,你瞧他们几个身上的衣服,指不定哪个大家族的公子小姐,我赌那小霸王这回踢到铁板了!”

“要我看,那可不一定,顾家的产业都快伸到京都了,而且顾家有仙师坐镇,谁敢对他怎么样?”

小说《重生病娇带着系统攻略我》试读结束

下载本站APP,继续免费阅读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