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森文学
一个专业的扫文推文网站

徐勉小说《穿越:万国纷争里的混子》在线阅读

穿越:万国纷争里的混子这本小说的作者是吟游诗人渺。书中主要讲述了:古人常悲秋。睹落叶而悲伤,感秋风而凄怆。秋,肃杀之秋。此时此刻此情此景,徐勉看着眼前的这群先是茫然无助,再到惊慌失措,最后恐惧求饶的杂兵们,徐勉提着刀的手,不,是整个身体,都在微微颤抖。不是因为害怕,……

徐勉小说《穿越:万国纷争里的混子》在线阅读

《穿越:万国纷争里的混子》 免费试读

古人常悲秋。

睹落叶而悲伤,感秋风而凄怆。

秋,肃杀之秋。

此时此刻此情此景,徐勉看着眼前的这群先是茫然无助,再到惊慌失措,最后恐惧求饶的杂兵们,

徐勉提着刀的手,不,是整个身体,都在微微颤抖。

不是因为害怕,而是兴奋,兴奋的甚至想要仰天长啸。

徐勉来到这个世界已经好几天了,这几天里,徐勉与人厮杀的次数包括现在一共三次。

第一次,在落霞山先是趁其不备砸晕了瘦弱的小个子山贼,而后,凭着短暂的血勇与刀疤男对拼了几招后全身而退。

第二次,在帮孙阳时,一箭一刀解决两个山贼也仅仅是靠着出其不意玩偷袭。

第三次,现在,当对面的烨国士兵发起冲锋后,这边的士兵马上开始溃逃。

孙阳,李晓先后跳出去截断溃兵们的退路,看着他俩冲出去,徐勉短暂的一愣神后也跟着冲了出去。

其实当时徐勉脑子当机了,之所以冲出去也是因为人的从众心理本能地跟着做出相同的动作。

然后,

然后,徐勉就后悔了。

看着溃兵们乌泱泱的越来越近,事已至此,还能怎样呢,即使内心再如何的慌张,那也得提刀迎上去。

孙阳一马当先,左手刀连着劈翻两人;李晓也不甘于后,将面前之人一刀枭首;

徐勉稳定心神,用尽全力砍向一人,刀,卡在了敌人的脖子上。

这时,孙阳大声吼道:

“投降不杀,投降不杀!”

溃兵们如同听到了久违的天籁,立马丢掉手中的武器,跪在地上开始求饶。

徐勉左脚支撑,右脚踏在死者的胸膛上,费力的拔出了刀。

血,溅了徐勉一身。

提着刀,踩着敌人的尸首,望向跪倒在眼前的降兵们。

这一刻,徐勉不由的生出了一种豪迈之情,

大丈夫当如斯也!

这一次,堂堂正正,

虽然也有点儿水分,但总归不是偷袭,也不全是一腔孤勇,就是这么光明正大的击杀了来犯之敌。

战胜方的士卒开始收押降兵,身穿铁甲的主将带着两个甲士向着这边走来,徐勉三人也迎向他们。

主将的年纪并不大,看起来跟孙阳李晓相仿,都是一群快奔三的老男人们。

将领取下头盔夹在左腋下,右手成拳,掌心向内,锤向自己的胸膛,拳头打在盔甲上发出“嘭”的一声。

“烨国禁军统领伍远,感谢三位壮士出手相助。”

说完这句话,伍远紧接着看向只有一只手臂的孙阳。

“这位独臂的壮士,莫非是威名远播的独臂孙阳?”

伍远双眼凌厉地盯着孙阳,孙阳也毫不示弱的与其对视。

“独臂孙阳”的名头,在这烨国与弦国境内,或许平民百姓知道的不多,但往来行商和官府差不离都是知道的。

至于为什么一个皇帝身边的禁军统领知道一个山贼的名号,

呵!谁知道呢?

也许是孙阳的这幅样子太有特色让人一眼就记住了呢!

旁边的两名甲士听到主将的话后,手摸向了腰间的佩刀。

徐勉李晓也身体紧绷早已蓄势待发,要是情况不对,那就得看看是谁的刀更快了。

半晌,

孙阳回道:“对,我就是孙阳。”

“你为何在此?为何,出手相助?”伍远追问道。

似乎若是孙阳不如实交代,那伍远就得下达动手的命令了。

“因为,我,是烨国人。”

伍远看着孙阳的眼睛,场面,再次陷入沉默。

片刻之后,伍远突然放声大笑:

“哈哈哈哈,好,我信你。”

或许,

这就是男人吧,男人之间彼此认可,往往只需要一个眼神,一句话。

……

架子上吊着的行军釜里,小米、野菜、切成肉粒的风干肉,在水的浸泡下渐渐地熬成了一锅粥,香飘四溢。

一人盛了一碗,或是蹲着,或是坐着,或是捧着,或是端着。

徐勉轻轻地吹了吹粥表面的热气,小口小口的吃着。

风干肉本就是用盐腌制的,所以粥也不至于一点味道也没有,再配上一点野菜所带的大自然清香,这味儿,还真不错。

用过午食后,困意就紧跟着袭来,士卒们开始就地休息。

当兵的现在能休息,可为将者还不是休息的时候,刚才吃饭的时候,双方都交了个底。

伍远这支队伍,是伍远以禁军统领的身份召集起来的烨国溃兵。

前天晚上,流寇攻营,伍远赶回去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只能在外围收拢一部分逃兵。

后来,皇帝的中军攻打流寇,伍远本想带兵加入,但看着左将军带兵到来时便缓了缓,打算从流寇侧面进行呼应进攻。

结果这时,中军发生了叛乱,紧跟着刚到场的左军也向中军发起了进攻。

伍远在外面看着这形势的突然急转,一时间竟看得懵逼了,这尼玛什么情况啊?!

混战不久,突然,战场边缘一处密林里传来一声马的嘶鸣声。

接着,一个接一个的弦国士兵冲出树林,喊杀着加入了战局,这局面更加的混乱了。

四方混战,你砍我,我砍他,他砍你,越来越多的士卒开始逃亡。

伍远就在战场附近士卒溃逃的路上接收逃兵,集结了三十多号人后一直没等到皇帝从这个方向突围,便撤退准备寻个地方修整部队。

据伍远分析,既然左将军敢反叛,那烨城也多半极有可能出了变故,皇帝没从自己这个方向突围,那应该是往烨城东北方的几个村子去了。

当然,这个分析的前提是皇帝还活着。

昨日休整之后,伍远准备带着部队绕行,避开那晚上交战的区域。

然而,在今天上午遭遇了刚才交战的这支由二十名弦国士兵和三十多个烨国降兵组成的混编部队。

要说这些烨国降兵为什么不反叛,原因很简单。

一番混战下来连自家皇帝都说不定凉凉了,烨国接下来并入弦国版图是板板上钉钉子的事了,还反叛个什么劲。

先前这支部队经过伍远的一阵冲锋及徐勉三人的拦截又折没了些人。

刚才在吃饭之前,剩下还活着的人都已全部投降,现在伍远这支队伍的总兵力有将近七十人。

“伍将军你接下来打算怎么做呢?”孙阳问向伍远。

伍远想了想回道:

“还是继续绕行寻找陛下吧,我们现有的兵力还是太少了,不足以跟人野战。

并且当务之急是寻找陛下。”

这时,徐勉插话,

“依我之见,咱们不如把自己暴露出来。”

“哦?!徐小兄弟何意?”伍远看向徐勉。

孙阳也向徐勉望来。

“敢问伍统领,咱们的粮食还能撑多久?”

伍远顿时一噎:“大概,可能也就撑到明天中午吧,如果省点能撑到后天。”

“那再请问伍统领,在你们出征之前,烨城还剩多少守军?”

“烨城留守的守军大约只有200人左右。”

“很好,刚才降卒所说的敌军配置与动向大家也都听到了。”

“弦国此次出兵就是为了吞并烨国,所以不管现在烨皇还是否活着,就光凭弦国军队兵临城下,我军溃败,皇帝生死不明这些现状就足以让烨城内的人再无战心了。”

“我方守军开城投降,也就是早或者迟罢了。”

“若是现在弦国军队还没拿下烨城,围城是需要兵力的,他们动不了;若是拿下了,守城也是需要兵力的,他们不敢动。”

说到这里,徐勉停下,拾起地上的一根树枝在地上画了起来。

“这里,是烨城,这里,是弦城。”徐勉边说边画。

“这几个,是烨国东北方的几个村子,而这个位置,是之前四方混战附近最近的一个村子,肖村。”

徐勉说着将肖村重重的圈了起来。

“弦国大将军已带领300多人前往烨城了。

剩下的,还有四支,不,三支部队正在分兵搜索烨皇。

已知,一路是流寇,一路是弦国偏将带领的混编部队,这两路都往北去了;还有一路,肖村附近的左将军所率领的叛军。

若我是叛军,一定会占领肖村维持日常补给,要是外出搜寻也会留下兵力驻扎。

如果我们能吞下他们,除了壮大我们自身之外,咱们只需要把消息散发出去,烨城的军民就知道咱们烨国还有希望,说不定皇上也会听到消息跟我们汇合。

而我们仅仅只需面对剩下的两路军,及或许会出现的弦国援军。

另外咱们的余粮也不多了,明天必须得进行补充,肖村就是个好去处。”

等徐勉说完,众人皆陷入沉思。

不久,伍远抬起头看了一眼周围的士卒说道:

“这,能行吗?”

眼睛不由自主地看向徐勉,内心深处已然意动。

孙阳适时给予了肯定和支持:“我觉得可行,试试吧,只要我们隐藏得好,在暴露之前都还有挽回的余地。”

“那行,就这么定了。”

……

若往来弦国与烨国之间,肖村,是必经之地。

于是,因为商贸的发达,肖村渐渐的成了烨国的第一大村。

人口多,繁荣度高,道路也被好好的修葺过。

肖村,一家特地给过路的旅客修建的客栈内,

左将军上身赤裸的躺在一个衣衫单薄女子的怀里,旁边,还有一个面容姣好的女子正给左将军捶着腿。

此刻,从两鬓已泛银的左将军身上散发着一股浓浓的堕落的咸鱼气息。

浮华,终究成了一场梦。

那一夜,最后的赢家本该是自己的,可那弦国的军队究竟是从哪儿冒出来的啊!

一番算计,最终为他人徒做嫁衣。

罢了,罢了,没机会了啊!

左将军吃下女子喂来的一颗大红枣,又喝了杯枸杞茶。

这日子,感觉也和想象中坐上那个位置后的生活差不多了。

唉,没办法啊!

家里的女人是个母老虎,小妾,哈!不可能的,就连烨城内最火的那个伊人居也只是听说过。

谁叫自己当年是入赘的呢,又靠着老丈人的背景爬到现在这个位置,一来就低了人一筹,连说话都没太大的底气。

其实唯有自己心里清楚,打心底里自个儿是不愿意发动这场叛乱的。

因为自己的出身也是平民,这改革对平民们带来的好处显而易见。

都是那群该死的世家,需要推选出一个明面上的代言人,不然自己麾下甚至都不可能有那么多的士卒。

陛下改革改得好啊,可惜太慢了!

唉!就这般醉生梦死也挺好!

小说《穿越:万国纷争里的混子》试读结束

下载本站APP,继续免费阅读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