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森文学
一个专业的扫文推文网站

求战神的最强兽宠小说免费资源

看玄幻奇幻文,千万不要错过云山的《战神的最强兽宠》。书中主要讲述了:白浪刚想上前帮忙,眼前人影一闪。出现了个头发花白的老人。“任爷爷,快,我爹不知道怎么突然晕倒了。”看见老人,楚楚眼中的焦急淡去不少,仿佛有了主心骨。“寒毒?”老人将手往中年男子手腕一搭,眉头紧锁。想来……

求战神的最强兽宠小说免费资源

《战神的最强兽宠》 免费试读

白浪刚想上前帮忙,眼前人影一闪。

出现了个头发花白的老人。

“任爷爷,快,我爹不知道怎么突然晕倒了。”

看见老人,楚楚眼中的焦急淡去不少,仿佛有了主心骨。

“寒毒?”

老人将手往中年男子手腕一搭,眉头紧锁。

想来这个寒毒让老人都觉得棘手。

“寒毒?任爷爷你说爹爹是中了寒毒?”

楚楚又慌了神。

这个寒毒可是他们家最近最头疼的东西。

“伯父他中了毒?”

白浪一听,大致明白了缘由,上前问楚楚道。

“我爷爷此前进入月川山脉驱赶妖兽,中了此毒,城中无法可解。”

“月阳城城主以医术闻名于世,此前爹爹曾求助他们。”

“月阳城主确有办法可以医治,只是提出了一个联姻的要求,今日爹爹就是和他们商量联姻之事,不曾想这寒毒还会传染。”

“爹爹他。”

楚楚泫然欲泣。

白浪已了解了来龙去脉,

他和楚楚遇到的富家公子王权就是这月阳城少主,显然这事就是月阳城在趁火打劫。

白浪看向白发老人,道:

“可否让我查看一下伯父脉象。”

“你懂医术?”

白发老人眉头一皱问道。

“略通些岐黄之术。”

白浪傲然答道。

须知战神白浪不仅战力惊天,他的一身医术比起他的战力也不遑多让。

一个小小的寒毒还不被他放在眼里。

不过这话听在别人眼中就有些不知天高地厚了。

白发老人一看他这个样子,愈发将他当成了哗众取宠的小人。

语意中尽是讥讽:

“老夫空活八十三载,论见识,在这炎流城敢自认第一,论医术,月阳城主不出,我为天下第一,尚不敢言略通医术,依我看,小兄弟还是早些歇息为好。”

眼言下之意就是我活了这么一大辈子,精研医术,都不敢说可以解决这个寒毒,你一个毛都没长齐的黄口小儿,竟有如此口气,也不怕风大闪了舌头。

白浪也听出了老人语意中的讥讽,也不以为意。

一旁的楚楚听到两人的对话,生怕自己的朋友因此而生气,于是赶紧打圆场。

“任爷爷,你就让他看一下嘛,说不定他会有办法呢?”

说着还撒娇地摇着老人的手。

老人对楚楚极为宠溺,笑眯眯地摸着楚楚的头,却也没有再阻止。

“解毒倒是不难。”

白浪伸手搭了搭脉,略作沉吟道。

“哦?解毒不难,那难点在何处?”

白发老人一听这话,发现这小子还有点东西,于是诧异问道。

“此等寒毒,需至阳之物可解,只是寒毒已侵入经脉之中,若是强行解毒,势必会影响到经脉,若无护脉之法,轻则经脉具废,重则一命呜呼。”

白浪坦然答道。

“不赖,着实不赖,小小年纪竟有如此见地,实在不简单。”

白发老人一改之前的冷嘲热讽,现在对白浪极力夸赞,可想而知白浪在顷刻之间给予他的震撼。

“任老莫要被他蒙骗,寒毒之事,在城中稍加打听便能知晓。”

“此子一定是别有用心之人。”

不合时宜的声音总会在不合时宜的时候响起,不合时宜的人总会在不合时宜的时候出现。

此时出现的不是别人,正是之前为难白浪的王权。

王权凑到白发老人跟前,邀功似地道:

“任老,我已调查过,此人图谋不轨,一个月前他就别有用心地接触上了楚楚,想必对于城主府的事早就打听得一清二楚。”

“哦?”

任老看着白浪的眼光已有些审视的意味。

“王权,你别瞎说,白浪……”

楚楚着急地替白浪辩解,但是说着说着却又不知道该怎么说。

“白浪?白浪怎么?说不出来了吧,我看他就是图谋不轨。”

王权看着楚楚无话可说,气焰更加嚣张,挑衅地看着白浪。

“图谋不轨?若我有法子可以除这寒毒呢?”

白浪选择了无视王权的弱智行为,反而揶揄地说道。

“你能除寒毒?这护脉之法只有我王家才有,没有护脉之法,你怎么解这个毒?”

王权涨红了脖子反驳道。

“月阳城王家的太乙养脉针独步天下,确是最好的养脉护脉之法。”

一旁的任老也适时地感叹道。

看得出来,老人对于这太乙养脉针极为推崇。

“太乙养脉针?”

白浪初来乍到,自然是没有听过这太乙养脉针的。

“太乙养脉针脱胎于太乙九针,当今天下,只有我王家会此针法。”

但是这话听在王权的耳中,愈发显得白浪孤陋寡闻了,居然连这天下第一针都没有听过。

于是王权的语气愈发骄傲,心中对于白浪也愈加鄙夷。

“据我所知,太乙九针中养脉之法不下千种,你王家只会其一就敢称天下第一,不怕被人笑掉大牙?”

一听是太乙九针,白浪心中愈发有谱,须知他那本《针解》中,太乙九针仅仅只是排在中间,这王家充其量是学了个太乙九针的残篇,居然敢在他面前班门弄斧。

白浪心中虽觉得异常滑稽,还是强忍住笑意。

“太乙九针?真正的太乙九针早已失传,你这话是想用你的孤陋寡闻来哗众取宠吗?”

王权简直要气炸了,怎么会有这么愚蠢的人,难道他不知道太乙九针早已失传?他王家能传承太乙九针的残篇已经足以永远奠定他家的地位。

何不趁此机会让他难堪,然后自己滚蛋?

想到这里,王权的脸上立刻堆满了笑意,道:

“听白兄这口气,莫非白兄会使这太乙九针?”

王权连称呼都换了,显然是想将白浪捧杀,要是白浪说会,那正合王权心意,趁此机会可以让这个自大的家伙暴露,想来那时候这家伙也没脸留在城主府了。

若是白浪不会,那正好,不会的人有脸踩会的人?

很显然,白浪不可能会,王权终于可以狠狠出一口恶气,想到这里,王权差点想拍着大腿狂笑。

“你怎么知道我会?”

看到王权态度转变如此之快,白浪还以为他真的知晓自己会这太乙九针,所以诧异问道。

“白兄既然会这太乙九针,那快请展示展示,救一下江城主,顺便也让我开开眼。”

王权看到白浪这么“上道”,心中乐开了花,却还是一板一眼地施了个礼,好似真的向白浪请教似的。

“区区寒毒,还用不着太乙九针,若你想学,我私下教你便是了。”

白浪毕竟初来乍到,只要这王权给些好处。一个太乙九针还不被他放在眼里,毕竟他那《针解》中,比太乙九针更好的医术多得是,他自己就会好几种。

“黄口小儿,这太乙九针失传已近千年,今日你居然敢大言不惭,声称自己会太乙九针?”

白浪话音刚落,门外又走进一名蟒袍男子,看上去好不气派。

此时,蟒袍男子的眼中尽是不屑与讥讽。

听到蟒袍男子的话,白浪眉头一皱。

小说《战神的最强兽宠》试读结束

下载本站APP,继续免费阅读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