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森文学
一个专业的扫文推文网站

小说《国运探险:扮演红发,队友宝儿姐》在线全文阅读

看都市情感文,千万不要错过长工绝剑的《国运探险:扮演红发,队友宝儿姐》。书中主要讲述了:龙国直播间内。在冷清了足足好几分钟后。当特写再次给到苏浪,苏浪开始了倒数时。因为这离奇的场景。直播间的弹幕,也终于是又多了起来。“???”“什么情况?”“这,苏浪选手数什么呢?”“搞不懂啊,故弄玄虚吧……

小说《国运探险:扮演红发,队友宝儿姐》在线全文阅读

《国运探险:扮演红发,队友宝儿姐》 免费试读

龙国直播间内。

在冷清了足足好几分钟后。

当特写再次给到苏浪,苏浪开始了倒数时。

因为这离奇的场景。

直播间的弹幕,也终于是又多了起来。

“???”

“什么情况?”

“这,苏浪选手数什么呢?”

“搞不懂啊,故弄玄虚吧。”

“我觉得也是,他倒数完还能发生什么不成?”

“别想了楼上的兄弟,你当苏浪是狼人杀里的预言家呢?”

“兄弟们,我觉得,有可能不是故弄玄虚啊。”

“对啊,苏浪选手的表情,看起来好像真知道些什么啊。”

“别幻想了兄弟,你觉得初到大漠,他能知道什么?开玩笑。”

“就是,这又不是苏浪选手的老家。”

“可是,苏浪选手的眼神,真的好自信啊。”

“无论他知不知道,我只觉得,他太帅了!”

主持台。

老八看见这副场景,也是做出了一副幸灾乐祸的丑恶嘴脸。

“这?苏浪选手这是疯了么?怎么突然就倒数起来了?”

“还什么,不是说过会有人帮忙收拾他们么?这骗鬼也不能这么骗吧。”

“十秒钟?可以,那我就跟你等十秒,我倒是要看看,你这所谓的十秒,能怎么样?”

“难不成,绿洲之中还能突然出来什么吞天巨兽不成?别开玩笑了!”

“我还是那句话,如果苏浪选手走出绿洲还能比其他绿洲之内的选手,生存的时间长,我就卸任这嘉宾的位置。”

“我本人毕竟也是经历过沙漠生存的,这种事情,我再清楚不过了。好了,既然要倒数,我们就跟着他数一下!”

“说实话,这种人,酒鬼赌鬼加骗子,根本就不配做引路人!”

“如果可以换人,我是真希望赶紧把他换了!”

方茜坐在一旁,听着老八越来越放肆的言论,实在是看不下去了。

虽然她也已经,有些不看好苏浪了。

可老八这样,毫无疑问是一个主持人不能够允许的。

主持人原本就是为了稳定国民情绪的。

可老八这,不但没有起到正确的作用,反而还开始煽风点火了。

这是任何一个人都无法忍受的。

“我觉得,老八作者,您的言论有点过激了。”

“而且,苏浪选手既然开始倒数了,我相信,她会有自己的用意的。”

“用意?呵呵,我敢保证,就是故弄玄虚。咱们一起数数看就好了!”

“十!”

“九!”

“八!”

“……”

“三!”

“二!”

“一!”

老八的脸上满是得意,就好像已经笃定,这倒数完也什么都不会发生一样。

而直播间内,在他的带领下,也跟着刷起了倒数的弹幕。

然而!

让他想不到的是。

当他口中的一,毫不犹豫的吐出口时!

下一刻。

一声巨响。

狠狠地打破了直播间内的平静。

“碰~~~~~~”

山崩海啸般的声音,如同陨石狠狠地撞击了地球一般,传入了每个人的耳际。

声音之大,震耳欲聋。

这振聋发聩的声音实在是太响,以至于刚刚还气氛低迷的龙国直播间,瞬间就炸裂了。

一众萎靡不振,心中甚至已经确定龙国要凉了的粉丝们。

这一刻也是纷纷反应了过来,死死地盯着直播间内的景象。

???

!!!

我草!

这是!

什么情况???

苏浪,难不成还真是预言家不成?

只见画面之中。

那刚刚被所有人所心心念念的绿洲。

那被各国选手哄抢来哄抢去的绿洲。

那个被老八吹成了探险家生存之本的绿洲。

如同地下有那么一只遮天巨手般。

当绿洲之内,其他七国的选手还在纷纷安营收集,很是惬意之时。

这整个绿洲,就这样狠狠地冲向了大漠之中的炎炎烈日。

就这么一瞬间,整个绿洲就足足升高了将近十几米。

直接冲进了天空,化作了一栋随时都可以坍塌的危楼。

同时。

宇宙天眼的声音,也紧随响起!

【第五小组遭遇大荒土著荒兽,绿洲龟。】

【绿洲龟不属于凶兽范围,危险等级E-。】

【所以第五小组队员激活生存任务:第一次历险!】

【任务内容:面对苏醒的绿洲龟,活下去。】

【任务奖励:凡是生存下来的选手,每位选手获得2积分。】

【绿洲龟特性介绍:绿洲龟虽然体型庞大,但从来不会主动攻击其他生物。一般,绿洲龟大部分的时间,都处在睡眠期,毫无危险。】

【其龟身上拥有茂密的绿植作为掩盖,充当天然的保护色,一般很难令人发现。】

【绿洲龟拥有迁移习性,一年之内要往返于四个地域。每次迁移完毕,绿洲龟都会大量进食,继而陷入睡眠期。】

【只有下个迁移期,绿洲龟才会苏醒。】

【注意!绿洲龟迁移时,为了方便行进,会抖去龟背上的一切事物,并折断自身保护植被。】

【因此,在大荒,如果你在绿洲龟的苏醒期,还恰巧在他的龟背上的话!那么,只能说,祝你好运。】

!!!

提示响起后。

又过了足足大半分钟。

身在绿洲龟龟背上,已经被吓傻了的其他七国选手才总算回过了神来!

他们一个个瞪着铜铃般的眼睛,彻底懵了。

“What fuck?”

“这是怎么回事?老天,我保证,这绝对是我遇到的最不美好的事情。”

“这东西竟然是一只巨龟?这可如何是好?”

“刚刚,宇宙天眼好像说,这东西在迁移之前,会甩掉身上的所有东西?包括植被?”

“那岂不是说,我们要被这东西从十几米的高空甩下去?”

“不行,我们必须在他甩掉我们之前,自己跳下去,你们明白的。”

“可是,这里是十几米的高空啊。”

“没有办法了,沙漠的傻子还软一些,我们用些技巧,找些庞大的树叶做缓冲,应该不至于摔死!”

“但要是等着被这东西甩下去,那就妥妥的要死了。”

慌乱之中。

七国中的选手机,已经开始八仙过海各显神通。

他们有人开始找大大的藤叶,有人则是想要拉一根长藤,捆绑到这巨龟身上的巨树之上,用于向下攀岩。

一时之间,危机四起,第五小组除了苏浪和冯宝宝以外,其他七队完全可以说是狼狈不堪,屁滚尿流。

一种危机感,在他们脚下不断升腾。

远在三公里外的苏浪和冯宝宝,此刻正静静的站在那里。

冯宝宝已经被苏浪这一波的预言弄懵了。

如今,原本就有些呆的她,变得更加呆萌了。

“啊?这,你是怎么知道的?”

也不知道过了几分钟了,直到苏浪已经把一坛子酒扔到了她的眼前,她才想起来问这个问题。

苏浪听后呵呵一笑,狠狠地闷了一口酒,惬意道:

“这就是男人的直觉吧。”

“来,一起饮酒吧。”

龙国直播间内。

这句话一出,整个直播间,瞬间爆炸。

刚刚还在绝望,还在对苏浪不断抱怨的粉丝们,积怨一扫而空。

取而代之的,是无尽的欣喜。

“我草,苏浪牛逼!”

“这就是男人的直觉么?这准了吧。”

“别人在那里经历生死危机,你在这里喝酒取乐可还行?”

“我一开始真觉得,那句看似安全的地方其实不安全是借口,现在一看,沃日简直了。”

“妈的,今天开始,我要是再怀疑苏浪,我就不是人。”

“苏浪,真男人,永远的神。”

“苏浪,预言家在世啊!”

“苏浪,YYDS!”

“苏浪太棒了,这次,横河毛三们要着急了。我听说,这次他们的选手来之前还带了横河水,这次怕是横河水也救不了他们了啊。”

“话说,难道就没有人想问问老八么?这家伙刚刚不还信誓旦旦说什么,苏浪选手要凉么?”

“草,你也说我才想起来,这个傻逼怎么不解说了?”

“兄弟们,联名信走起来,把这傻逼换下去。”

“狗日的,这傻逼就知道口嗨。”

“他有什么资格说苏浪选手?我早就说过了,这就是个哈皮!”

“跪求节目组换掉老八。”

“跪求节目组换掉老八。”

“跪求节目组换掉老八。”

直播间内,弹幕飞起。

除了大呼过瘾疯狂赞叹苏浪外,剩下的就是声讨老八的。

主持台上。

身为苏浪的支持者,方茜这会也觉得全身上下一阵舒畅,一种扬眉吐气的感觉,疯狂袭来。

“没有想到,苏浪选手竟然如此的有先见之明。那绿洲,竟然是一只巨龟的伪装!”

“面对这种场景,敢问老八嘉宾,您想说些什么?”

看老八不再说话,嚣张气焰再也不见,方茜当即把矛头指向了这个,刚刚还在大放厥词的家伙。

“呃,这……”

老八的脸青一阵红一阵的,哑口无言。

最终,看着弹幕之中的声讨,他只能是低下了那进屎了的头颅。

“这,我误会苏浪选手了……我道歉。”

“草?那么狂喷苏浪选手,一句误会就想解决?”

“不接受!还是不是男人了?男人说话要算话!”

“就是。老八肯定要为这件事情负责,说好的退出嘉宾行列,赶紧滚吧,我现在看见老八就恶心。”

“我也是,不过,刚刚喷苏浪选手的键盘侠们,也要负责任。”

“没错,刚刚谁喷过苏浪选手,麻烦你们站出来,现在再说苏浪选手啊!”

“对不起,我刚刚被老八误导了,我是傻逼,我不该喷苏浪选手。老八傻逼,赶紧交出嘉宾位置。”

“我以后再喷苏浪选手,我就是狗娘养的!”

对于老八的话,水友们自然不会买账。

直播间的声讨弹幕,更是一浪高过一浪。

至于老八。

这件事情一出,这家伙的嚣张气焰也是彻底不复存在了。

他在直播间内默默地低着头,再也没有开口说话。

他深知,自己已经没有资格说话了。

再说话,自己怕是出门就会被那些火气爆炸的网友打死。

自己,犯众怒了啊。

一旁的文西,这会同样满脸震撼。

这一次,同样的,站在专业的角度,他开始了自己的解说。

“不得不说,这一波苏浪选手的预言实在是太精妙了。说实话,哪怕是我,这一次都被惊艳到了。”

“可以看得出,对于这次绿洲之中的危险,苏浪选手从一开始应该就知道的,所以才没有和其他国家的选手抢。”

“这么一来,我就产生了一个疑问,苏浪选手是怎么看出来,这绿洲有问题的?”

“说实话,到现在,我也没有找到这个可以看出绿洲有危险的细节。不过,苏浪选手肯定是通过某些细节分析得来的。”

“这也从侧面说明了,苏浪选手其实有一定求生、探险经验的。”

“这种注意力,毫无疑问,本次我们龙国探险,指日可待,有所可期!”

大荒之内,天崩地裂,灾难袭来。

蓝星之中,这一切却成了龙国人的狂欢。

当然了。

有人欢喜,有人愁。

国外公共直播间弹幕。

“哈哈哈,竟然是绿洲,我们横河国的运气实在是太好了。”

“可以可以,我们立宛国抢到了一片绿洲,可喜可贺。”

“话说,兄弟们看那龙国的选手,好呆啊。”

“不要给他绿洲,把他赶走。做得好,布拉提·阿三做得好!”

“太棒了,这种卑鄙的龙国人,就应该这么对待。他要是敢抢,就用枪狠狠地教训他。”

“抢?想多了吧朋友,就龙国这怂包,他敢抢?”

“看看他那样子,一看见枪,都不敢再看我们布拉提·阿三了,这就是龙国的选手么?”

“真怂!没有了胳膊,人也一样怂,太逗了。”

“龙国有这种选手,太好了。”

“麻烦你们说话客气点,不要肆意侮辱我们龙国的选手。”

这是一开始,国外直播间的状况。

面对国外直播间,这种把苏浪当做笑料的场景。

很多龙国的观众看不下去,纷纷出言评论。

只可惜。

事实就摆在眼前。

他们就算阻止,也完全起不到作用。

“呦呵,龙国的粉丝开始着急了?”

“怎么,我们说的不是事实么?你们龙国的选手,就是个怂包。”

“看啊,他还拿出了骰子,Oh shit!骰子指路,这特么就是个大赌鬼。”

“哈哈,关键是,他们要离开绿洲了。狗娘养的婊子,赶紧离开绿洲吧。”

“龙国碧池,赶紧滚出去。”

“嗯?他怎么停下来了?还在倒数?”

“这还用想,肯定是为了缓解尴尬,故弄玄虚罢了。”

“我觉得也是,这龙国残废,实在是太搞笑了。”

“我也要来跟他数一数,ten nine eight sever six five four three two one……”

“哈哈哈,数完也不会怎么样!”

“Boom!!!”

当诸多国外粉丝一脸得意。

龙国粉丝眼睁睁的看着他们狂喷苏浪,自己却什么也做不了一阵悲哀之时。

直播间内!

画风突变。

绿洲涌起,瞬间离地十几米。

绿洲之上的其他国家选手,更是瞬间陷入了恐慌。

“What?这是发生了什么?”

“天哪,这绿洲怎么直接到天上去了!”

“Oh my gad!竟然是土著异兽?这下可坏了。”

“???”

“我去,苏浪牛逼!”

“这预言,预言家啊。”

“牛逼牛逼,苏浪,永远滴神!”

“还叫苏浪,叫苏神。”

“叫苏爹不好么?”

国外公共直播间内。

紧随着绿洲龟的暴动。

刚刚还在幸灾乐祸的诸多国外观众,直接傻眼了。

国内的观众,一个个则像是过年了一般,纷纷庆贺,普天同庆。

大荒。

终于。

在做出了决定后。

剩余七国的选手,快速的做出了反应。

有人滑翔,有人直接跳,有人攀岩。

总之,这逃生的方式,完全可以说是五花八门。

接下来。

这里自然就成了大型灾难现场。

“啊!!!”

“咔嚓~~~”

“Oh!啊啊啊啊啊啊啊!我的胳膊……”

“我的腿,断了,谁来帮帮我。”

“我的肋骨好像断了几根,不过,好在可以活下去!”

“天啊,我被卡到这了,下不去了。”

“怎么办?”

毕竟是十几米的高空。

加上没有降落伞。

这群人尽管有一定的生存经验,最终也只是保证了自己跳下来不死。

但摔断条胳膊,摔断条腿什么的,那简直再正常不过了。

一时之间。

哀嚎遍野。

七国选手不断惨叫。

而刚刚的十四人,也已经剩下了十人……

其他四人,在跳下来的时候,有的落地摔在了沙石上,有的是头部着地,直接把脑浆都摔了出来……

总之,都已经前往西方极乐世界了。

【澳沟国选手,亨利·劳德选手死亡,国家资源减半……请澳沟国即刻开始,选择候选人!】

【立陶国选手,约瑟夫·拉提斯选手死亡,国家资源减半……请立陶国即刻开始,选择候选人!】

【刹勒国选手,纳斯德·瑟提亚选手死亡,国家资源减半……请刹勒国即刻开始,选择候选人!】

宇宙之眼的通报,开始不断传来。

伴随着宇宙之眼那机械的声音,响彻整个大荒以及蓝星各国的直播间。

刚刚还在直播间嘲笑苏浪的澳沟国、立陶国、刹勒国的国民,悲剧的发现了自己国家的各种资源,开始如同放电影一般疯狂的减少。

各种各样的恐慌,开始不断传到三国国民的心中。

这会,他们也顾不得再嘲笑苏浪了……

如今,他们面临的,是要问问自己,今晚吃什么?

在国家粮食减半的当局,自己今晚会不会流浪街头……

大荒。

惨剧还在继续。

当七国所有选手,纷纷落地,甚至已经有四人死亡,其他十人重伤后时。

刚刚站起来绿洲龟,终于动了。

就这样。

七国幸存下来的十名选手,第二波灾难,来了。

只见绿洲不断甩动着身躯。

刚刚还坐落于它龟背上的巨树、石块、泥土,开始了漫天飞舞。

这一刻,简直就是妥妥的天降正义,额,当然不是掉馅饼。

而是,掉泥块、树枝、甚至是,巨石……

“啊~~~~”

“碰~~~~~”

就这样。

一个的选手,直接被巨石砸中。

加上双腿俱断,根本就没有反应的余地。

他直接变成了馅饼……

而另外一个东纽特国的选手,更是被锋利的尖树干,刺穿了胸膛……

【卜沙国选手,阿卜杜勒·阿齐兹选手死亡,国家资源减半……请卜沙国即刻开始,选择候选人!】

【东纽特国选手,盖坦·沃利贝斯夫选手死亡,国家资源减半……请东纽特国即刻开始,选择候选人!】

现场,很快就又是四人死去。

转眼间。

这浩浩荡荡的十四人,就剩下了六人之多了。

终于。

天上在下了一阵石头、泥土、和树干后,绿洲龟总算是把身上的植被甩干净了。

迁移,开始。

六人目光复杂的望着巨龟离开的背影,一阵激动。

活下来了!

活下来了啊!

他们,活下来了。

“Oh my gad!实在是太险了,好在,我们活下来了。”

“接下来应该怎么办?”

“我觉得,当务之急,是我们六个要团结起来,互相帮对方治好伤口。”

“有道理,不过,我们不能动啊。”

“哎,如果那个龙国的残废在这里就好了,可以让他帮帮我们。”

“对啊,那个龙国残废没有受伤,他去哪了?”

“这小子,竟然走了狗屎运,Shit!”

六人捂着身上断掉的肋骨、胳膊等,一阵咒骂。

世界公共直播间内。

横河国、立陶国等国国民,在看见自己国家的选手身负重伤,寸步难行后!

一个个也是看在眼里,急在心里。

毕竟,这六个人的生死,可是跟他们的生活息息相关的。

“这下可怎么办?如果没有人救他们,他们也要死了。”

“千万不要啊。我们国家的资源已经减少了一半了,有些人都已经没饭吃了!再死人,怕是国家要陷入暴乱了。”

“我们横河国的引路人死亡后,就已经没饭吃了!”

“那可如何是好?Oh shit,这可真不是一件美好的事情。”

“嗯?对了,刚刚那个龙国的选手不还活着么?”

“对啊,龙国选手!龙国的那个残废?”

“我去,总算想起来了!赶紧,让那龙国的残废,去救我们的选手啊,这样我们才能活下来。”

“对对对,可是,我们没法和龙国的残废联系啊。”

“法克,用到这个残废了,可竟然联系不上这废物。”

“这狗娘养的,他要是不救我们的选手,我们选手替补进去,第一个就开枪弄死他!”

“先不要着急,龙国不是号称礼仪之邦么?我觉得,他应该会救我们的。”

“没错,龙国人都有奴性,就喜欢跪舔我们这些外国人。”

“我相信,这残废肯定会像条狗一样回去,救我们的选手。”

这会。

因为大荒境内,其他七国面临了灭顶之灾。

刚刚被当做笑料取笑,却哑口无言,无法反驳的龙国观众们。

这会也终于是扬眉吐气,得到了反击的机会。

于是乎,众多观众纷纷打开了翻译软件,进入了蓝星公共直播间。

随后,他们就看见了这么一通言论。

“呵呵,一群外国佬,想屁吃去吧!”

“草,还救你们?”

“你当自己是谁?”

“刚刚咒骂苏浪选手的时候,不想着苏浪选手能救你们了?”

“等死吧,一群外国二笔。”

“就是,想让苏浪选手救你们?门都没有!”

曾经,在国内唯唯诺诺的键盘侠,来到了国际战场,直接重拳出击。

很快,双方的观众炒作一团。

“苏浪选手会去就你们?你当我们的选手傻么?”

“呵呵,你们原本骨子里就有奴性,他肯定会去救。”

“他要不救我们,我们的候选选手去了,一定弄死他!”

“没错,第一个就让他吃子弹。”

“Oh!OHOHOHOHOHO!快看,那残废像条狗一样,开始往回走了!”

“???”

“还真是,我就说吧,龙国人都有奴性。”

“怎么样,你们还能说什么?”

争吵中。

直播间的特写,再次给到了苏浪。

紧接着。

七国的观众,就看到了苏浪开始往回走的一幕。

龙国选手看见这一幕,直接心凉了!

???

这?

什么情况?

苏浪选手,怎么回去了?

真的是去救他们了么?

这!!!

不要去,这代表了我们龙国的尊严啊。

我们龙国人的脾气呢?

总不能真这样,被人打了,最后还要去跪舔别人,当一个圣母吧!

“怎么回事?苏浪选手不要去啊。”

“不要去当圣母啊,龙国人可以心地善良,但绝对不能恩怨不分!”

“这,怎么能这样?苏浪选手不记仇的么?”

“兄弟们,先不要着急,说不定苏浪选手,是去做别的事情呢。”

“兄弟,别自我安慰了,你觉得,除了回去救人,还有什么事情值得回去?”

“难道,被人喷成这样了,还要救他们?”

“如果这次苏浪选手救了他们,我就彻底脱粉!”

“没错,如果去救他们,这也太贱了吧。”

“哈哈哈,龙国不愧是礼仪之邦啊。”

“所谓礼仪之邦,就是一帮喜欢当狗跪舔别人罢了。”

“舒服了,放心,这次等你们龙国残废救了我们的选手,我们会考虑考虑,让他当个小跟班的。”

“可能,那残废就想要给我们当狗呢。”

场面再次逆转。

其他各国观众得意至极,高高在上。

龙国观众们,却因为不确定苏浪折返回去到底是为了什么,而显得说话都有些底气不足了!

大荒。

“Oh!Shit!我感觉再不止血,我就要死了。”

“那该死的龙国残废,难道看不见这边的情况么?”

“那狗娘养的,如果不来救我,我们候选人来了,一定要请他吃子弹。”

“没错,这个残废,运气是真的好。”

六人一阵埋怨。

然而。

就在此时。

一个很是悠闲且浪荡的声音,在他们耳边,猛然悠悠响起。

“你们,是在谈论我么?”

“嗯?龙国残废?”

“Oh,my god!你这狗娘养的,总算来了!”

“我的胳膊不能动了,来,我包里有止血带,来给我止血。”

“残废,先来我这里,给我的肋骨这里夹个板。”

看见苏浪的瞬间,这群人眼中瞬间就有了光亮。

这一刻,他们就好像看见了自己的仆人一样,当即使唤了起来。

苏浪站在原地,听着六人的话只是呵呵一笑。

他云淡风轻的看了看远方的烈日,无动于衷。

就好像,完全没有听到这群人的声音一般。

“嘿!狗娘养的,你是听不见么?”

“你的耳朵聋了么?”

“难道,你不但是个残废,还是个聋子?”

“赶紧过来,不然,让你吃子弹你信不信?”

“现在赶紧给我们治伤,以后,再发现绿洲,我们会考虑给你一个角。”

“没错,大家都是一个组的,应该互帮互助。你这残废,懂么?”

“龙国碧池,赶紧过来。”

“你们不是礼仪之邦么?你们不是很喜欢帮助外国友人么?赶紧过来,你这狗娘养的。”

六人还在不断吆喝着。

可苏浪,却只是用那怜悯的目光,打量了六人一眼,呵呵一笑,道:

“礼仪之邦?是的,龙国确实是礼仪之邦。但是,龙国人同样,也恩怨分明。”

“记住,龙国人善良归善良,但绝对不是没有方圆的善良。”

“潜龙可与刍狗为伴,但前提是,刍狗没有露出他的獠牙。”

“知道么?我们龙国有句古话,我一直很是喜欢。”

“那句话叫做!”

“以德报怨!”

“何以报德!”

以德报怨!

何以报德?

当这八个字在大荒的沙洲响起之时。

整个黄橙橙的大漠,似乎都被渲染成了一抹亮丽的鲜红色。

血红和黄橙的交界处。

一个红色头发,脚踏人字拖,衣着七分裤、格子短袖的青年。

全身上下都会渲染成了血红色。

他的目光凌厉如刀,断臂处飘扬的袖口,如同随风招展的生死令。

他的身后,一个呆萌呆萌的身影,正静静的盯着他,喃喃重复着他刚刚说过的话:

“以德报怨,何以报德?”

当满是川味的川式普通话,磕磕绊绊的吐出了这八个字时。

那道血色烈阳下的身影,缓缓抽出了腰间的长刀。

这一刻。

他曾经的说过的那句:

“我一般都不愿意拔出我的刀,因为每次拔刀,都意味着有人要离开这个世界。”

似乎再次回荡在了所有人耳边。

利刃。

出鞘!

ps:第一留给你们了。

感谢大家昨天的礼物,今天8300字大章送上,加更4300字。

继续求五星评价,礼物和催更视频啊。

嗯,免费小礼物也可以啊……

最后,兄弟们有意见直接提,但千万不要一星啊……谢喽……

小说《国运探险:扮演红发,队友宝儿姐》试读结束

下载本站APP,继续免费阅读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