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森文学
一个专业的扫文推文网站

农门娇女,每天被迫接近冷面阎王(云歌夜无钰)在线免费阅读

经典热门小说《农门娇女,每天被迫接近冷面阎王》是大神级网文作者五小姐1的代表作。书中主要讲述了:云歌不过十四年华,面对纵人的挑衅冷静程度不亚于一名成人。严青落在她身上的目光若有所思。这个小女娃沉着冷静,不像是一个普通家庭教出来的孩子。“哼,故弄玄虚。”刘氏冷哼道。她的话刚落,云歌手上的动作就停了……

农门娇女,每天被迫接近冷面阎王(云歌夜无钰)在线免费阅读

《农门娇女,每天被迫接近冷面阎王》 免费试读

云歌不过十四年华,面对纵人的挑衅冷静程度不亚于一名成人。

严青落在她身上的目光若有所思。这个小女娃沉着冷静,不像是一个普通家庭教出来的孩子。

“哼,故弄玄虚。”刘氏冷哼道。

她的话刚落,云歌手上的动作就停了下来。她看了一眼黄严青,笑说:“我已经算出来了,是丁未年、癸丑月、丙午日、丁酉时。”

说完之后,麻衣男人脸色一下子变为了震惊,她竟真的算出了他的八字。他先前把八字写给了严青,容不得他不承认。

众人见男人脸色不对,就知道他是输了钱。铺子里除了严青和一个穿白袍子的少年押了云歌,其他人都是押的麻衣男人。这下只得掏钱。

“云娇,去收钱。”

云娇好半天才从震惊中回过神来,竟不知道赚钱是如此的容易。

收到刘氏时,怎么说都不往外拿。“哼,她就是猜的,家里祖祖辈辈都是种地的,何时懂算命了?我看呐两人就是窜通好了。”

此话一出,好多人都不干了。“就是啊,万一是窜通好了呢?我们前脚一走,你们后脚就分脏也不是不可能。”

闻言,云歌也不生气。目光落在叫嚣最凶的刘氏身上说,“那你随便指一人,如果我能算出来又当如何?”

她有神算在手,她怕啥?

“这可是你说的。”刘氏呆梢着眼道。

“当然。”云歌从容不迫的,眨了眨眼道。

看热闹的人渐渐变得多了起来,这时候没有电视、手机。全靠这些热闹打发时间,八卦越多,热闹越大,茶余饭后也就有了谈资。

刘氏眼珠子一转,指着铺子里一名少年道:“那你算算这小子今年能否高中状元榜。”少年名叫沈子平,是附近十里八乡唯一的秀才。一身的书生打扮,生得也是斯斯文文。

见大家的目光落在他的身上,小脸红了一下。他偷偷的瞥了一眼云歌,见小姑娘正冲着他笑。脸上像开了花似的。

他也很想知道自己今年能否高中,学了数十载,为得就是金榜题名。

少年生得很俊俏,云歌看得是赏心悦目。这个男生好看不说,将来还是个状元。她要不要先去打好关系呢?

“怎么?不敢算。”刘氏话里的讥讽意味十足。

云歌勾唇,“不是不敢算,而是现在我算出来了,你们也不会相信,毕竟离殿试还有一两个月呢?”

“没关系,你算算他到底能不能中?”少年身边站着一妇人,妇人脸上带着希冀之色。

这妇人应该是少年的母亲,望儿成龙的心很切啊。云歌也不忍心再去吊她的胃口。装模作样的又是一阵掐指,神秘兮兮的从破烂的衣兜子里拿出一个不知道里面装了什么东西的锦囊递给妇人。说:“夫人放心,两月后,令公子绝对能中。这个你先收下,它会保佑令公子的仕途,一路平步青云。”

云歌神情严肃说得煞有其事。妇人高兴的连忙接过,“多谢。”谁都希望自己的儿子金榜题名,更何况,云歌说的都是好听的话,即便是假,她的心里得到了安慰不是吗?

妇人一时高兴拿了一两银子作为感谢,看得刘氏眼睛都绿了。

云歌没有想到妇人要拿这么多感谢她,不过眼下她家里的情况不允许她推辞。所以,云歌高兴的收下了。就当是卖锦囊的银钱吧。

想到那个锦囊,云歌小脸有些囧。明明里面什么也没有,那些话也是为了让妇人安心才说的。少年从高中状元之后的路都很平顺,这全是靠他的努力得来。

不管云歌算对了没有,眼下她挣了足足一两银子是真的。刘氏看云歌的目光很是不同了,转身匆匆的离开了铺子。

云歌正高兴呢也没有去管她。

云歌转身进了里屋,也就错过了白衣少年看她那依依不舍的眼神。

里屋,云歌把刚赚来的银两给了云城,云城在里屋听得明白。这钱的确是女儿赚的。一时,他的心情有些难以自持。哽咽道:“大丫头,爹爹……”

“爹爹莫要伤心,一切有女儿呢。”

嘱咐完云城要好好休息后,云歌带着云娇离开了铺子。天要黑了,不能再耽搁下去。

云歌牵着云娇买了很多必需品后,雇了一辆牛车,才高高兴兴的回去。一路上,云娇都处在震惊中,这一天过得像梦一样。

“阿姐,往后,我们真的不会再挨饿了?”

“不会了。”

得到回答,云娇垂着脑袋,也不知在想什么?

一路上有很多收获的村里人看到了云歌和云娇,还有满满一车的吃食。“天啦!云家这是发了吗?买那么多的东西,少说也得十两银子吧。也不知道这些钱是怎么来的?听说昨晚张家丢了不少的苞米,会不会是这丫头偷去卖了?”

云家可谓是村上最穷的一户了,常年吃不上一回肉。

听了两人的议论,云歌有种很不好的预感。果然,听那人下一句说:“张家人已经赶去了云家,是不是她偷的很快就知道了。”

“大叔,能快点吗?”云歌有些着急。

赶车的大叔见此,拿一副看小偷的眼神看云歌。“穷也不能失了本分,你的这些东西啊,吃到肚里也不会安生。”

云歌:……

远远的,云歌便听到了院子里的吵闹声。跳得最汹的不是张家而是云歌怎么也想不到的刘氏。她家的苞米也被偷了?

刘氏还带着王氏和陈耀。

“阿姐。”云辰看到云歌回来了,扑到她的怀里。着急的把事情从头到脚的说了一遍。原来张家是刘氏带来的,而且一口咬定她家的苞米是云歌偷的,不然哪里来的钱吃肉包子。

云歌听了云辰的话气笑了,院子里围着的人还不少。估计都觉得那苞米是云歌偷的。

昨晚云歌遇到了偷苞米的妇人,可惜天太暗没有看清对方的长相。要是知道会被诬陷,当时就该捉了那妇人。

云歌与神算子沟通,埋怨他为什么昨晚没有告诉她。听了他的话差点厥倒。

他说:“我只能算别人,不能算出人自己的命运。”至少暂时不能。

也对呀,医者都不能自医。

“不过,我知道那妇人的长相。”

闻言,云歌笑了。“够了,我有办法。”

小说《农门娇女,每天被迫接近冷面阎王》试读结束

下载本站APP,继续免费阅读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