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森文学
一个专业的扫文推文网站

云歌夜无钰小说《农门娇女,每天被迫接近冷面阎王》在线阅读

小说农门娇女,每天被迫接近冷面阎王是由五小姐1所著。书中主要讲述了:清晨的阳光洋洋洒洒的从屋顶的破洞中洒进来,照在床上骨瘦如柴的女孩身上。女孩又黑又瘦,常年的劳作在她的脸上留下了不少的风霜痕迹。她的唇色泛白,脸上已然看不见生气。一只老鼠从她的脚上一直爬到她的心口,鼻子……

云歌夜无钰小说《农门娇女,每天被迫接近冷面阎王》在线阅读

《农门娇女,每天被迫接近冷面阎王》 免费试读

清晨的阳光洋洋洒洒的从屋顶的破洞中洒进来,照在床上骨瘦如柴的女孩身上。女孩又黑又瘦,常年的劳作在她的脸上留下了不少的风霜痕迹。

她的唇色泛白,脸上已然看不见生气。

一只老鼠从她的脚上一直爬到她的心口,鼻子在她的身上嗅来嗅去。吱吱的叫了两声,好似发现了非常美味的东西。正待下嘴之际,床上一动不动的人儿突然坐了起来,吓得那只老鼠直接窜到了地上,迅速钻进一旁的地洞,生怕慢一步就交代了它的鼠生。

“这是?”看着家徒四壁的茅草屋,云歌惊悚了。

还没等云歌从惊悚中回过神来,脑袋里传来一股刺痛,像针扎一样的疼。约莫一盏茶的功夫,云歌脸上是更加惊悚的表情。

她没有死在湍急的河流中,而是穿越到了古代一家穷困潦倒的农户家里。

原主在她来之前饿死在了床上。

还有比这更为悲催的事吗?

现在她的脑子里有两个人的记忆,一个是她的,一个是原主的。而原主留给她的记忆简直不忍直视。

这个家已经不是一个穷字能形容的了。如果再死一次能穿回去,她会毫不犹豫的选择撞墙。

现在怎么办?来都来了…..

“啊——”

正准备好好理一理原主留下来的记忆时,外面传来一声惊叫。紧接着是一个小孩子的哭喊。“阿娘,阿娘你怎么了呀?”

云歌赶紧下床,突然袭来的晕眩感差点让她一头栽倒在地。她已经有好几天没有吃过饱饭了。昨晚唯一剩下的一把糠米煮给了那三个弟弟妹妹。

跌跌撞撞的跑到厨房,就见三个小家伙趴在一个瘦弱的妇人身上哭泣。妇人正是原主的娘亲,姓陈。村里人都叫她陈月娘。三个半大的孩子也正是原主的弟弟和妹妹。

见云歌过来,小弟云辰一下扑倒在她的怀里,“阿姐,娘亲不动了,娘亲是不是像狗子哥的娘一样死掉了。”

听了她的话,云歌真不知该怎么说好?不只她的娘被饿死了,连他的阿姐也……

眼下云歌也是饿得没多少力气,她蹲在妇人旁边,探了探她的鼻息。还好只是饿晕了过去。“娘没事,只是饿晕了。你们好好的在这里守着,阿姐到后山去找点吃的。”

弟弟最小,今年才六岁。稍大的三个姐姐,除了原主大点,其余两个也才七八岁。

穿在这样的家庭,任重而道远啊!

云歌脚刚一抬起,就被人抱住了。二妹云娇泪眼汪汪的道:“阿姐,后山有吃人的怪兽,你不要去。”

“是啊,阿姐,阿娘从小就叮嘱我们不要去后山,很危险。”三妹云姝抱住她的另一条腿道。

“可是,再不找点吃的回来,阿娘就没办法醒过来。”她也很无奈,一醒来就要忍受挨饿之苦不说,还要肩负起养大弟弟妹妹的责任。她自己也是饿得连抬脚都困难。

“放开我吧,姐姐就在外围转转,不进山。”两个妹妹也还算懂事,知道再不吃东西,就连她们也要倒在地上了。

“那阿姐要早点回来。”

云歌有气无力的点点头,然后转身出了门。沉重的步子让她知道,自己绝不能再倒下,身后还有三双饥肠辘辘的眼睛在看着她。

而她也是他们三个现在唯一的希望。

三人并不知道他们口中的阿姐已经换了人。那双充满信任的眼睛着实令人心疼。

等云歌爬到山上,已经接近午时。头顶的烈日照得她头晕眼花。也幸好一路上没有遇到村子里的人,不然也不会这么顺利的来到山上。

云歌正准备找一棵阴一点的大树好休息一下。转头对上一双绿油油的眼睛。

是狼。

云歌吓得差点一屁股坐在地上,理智告诉她必须振作。狼通常在夜间出没,这样有利于它们偷袭。而眼前这头狼竟徘徊在群山外围,可想是饿得狠了。

眼下除了跑,也没有其他的办法。手上的那把小刀根本对它造不起任何的威胁。

人在遇到危险时,体内的潜能会被完全激发出来,此时的云歌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一时竟跑赢了那头硕大的狼。

不过她也只是高兴了两个呼吸的时间,因为那头狼已经追了上来。路上的荆棘有点多,云歌慌不择路的不知道跑的是哪个方向。

身后的狼哪里能放过等到嘴的猎物?对云歌是穷追不舍。眼看就要扑上来了,云歌心一横朝一边的斜坡滚去。

身子不断的向下滚,胳膊和腿上被荆棘划出了大大小小的口子,有的冒出了鲜血。云歌绝望的闭上眼睛,任由着身体向下滑落。鲜血的味道肯定会引来更多的野兽。她已经没有了活着的可能。

“要死了吗?”太饿了,饿得没有了多少的力气,也根本感觉不到身上大小伤痕传来的痛。

“砰…..”的一声闷响,云歌的头撞在了深坑下的一块石碑上,当场晕了过去。额头被划出一条不浅的口子,正泊泊的往外冒血。石碑上刻着三个醒目的大字:神算子。

而她额头上的血一滴一滴流下来滴到石碑上,直到灌满三个大字的凹槽。当最后一笔被灌满后,顿时红光大作。把晕迷不醒的云歌也包裹在了其中,时间持续并不长。红光渐渐弱下来,化作一柱很小的光柱飞快的从云歌额头上的伤口射入。

伤口也在红光消失之际,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

石碑在字体消失的刹那间,化为齑粉,仿佛从未出现过。

不知晕睡了多久,云歌悠悠转醒。愣了好久,才想起来自己的处境。

“哎!一切都不是梦。我真的赶上了穿越的潮流。”云歌认命的从地上站起来,拍了拍身上的灰尘。惊奇的发现身上的伤口不见了。

这时脑袋里响起了一道毫无感情的声音。“能量不足,能量不足。”这道声音是那么的猝不及防。

好不容易从地上站起来,又被吓得跌了回去。

“能量不足,能量不足,请尽快离开。”

“你是谁?怎么在我的脑袋里?”云歌惊呆了,而那道声音一直重复着那句话,没有要为她解惑的意思。

云歌惊呆在原地,而那道声音像是魔咒一样不间断的重复着那句话。绕得云歌晕头转向。

“别吵了,我马上上去。”听到这话过后,吵人的声音安静了下来。云歌小嘴张成了O型,她是不是得到了一个很了不得的宝贝?就像小说里写的那什么系统空间之类的东西。

这样的话,她在古代的人生是不是很快就要达到巅峰了?

越想越兴奋的云歌抓住一旁的藤蔓就往上爬,身体也是充满了能量。

“太棒了,我也是有金手指的人了,也不枉我看了那么多年的玄幻小说。”越想手上越有劲。没过多久,就从坑里爬了出来。

正想仰天长啸的云歌,脸色倏然一变。

小说《农门娇女,每天被迫接近冷面阎王》试读结束

下载本站APP,继续免费阅读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