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森文学
一个专业的扫文推文网站

神探王爷放弃江山要娶我尺心,神探王爷放弃江山要娶我小说免费阅读

推荐一本网络作者尺心的新书《神探王爷放弃江山要娶我》,这是一本悬疑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我,我”小厮看了看周围,眼睛中流露出为难的神色。李以济从袖子中掏出了一锭银子,放在桌子上,小厮四下看了看,确定没有人之后,便向二位凑了过去,小声说道:“这虞岁丹虞公子是虞家的大孙子,真是可惜啊。虞家……

神探王爷放弃江山要娶我尺心,神探王爷放弃江山要娶我小说免费阅读

《神探王爷放弃江山要娶我》 免费试读

“我,我”小厮看了看周围,眼睛中流露出为难的神色。

李以济从袖子中掏出了一锭银子,放在桌子上,小厮四下看了看,确定没有人之后,便向二位凑了过去,小声说道:“这虞岁丹虞公子是虞家的大孙子,真是可惜啊。虞家一共有三房,这老太太的意思是要将生意交给虞家大房,虞公子他管理确实也有些手段。能够将城北的一家本来不怎么盈利的店给开起来,现在还日日盈利呢。”

赵问芙点点头,“看来你家虞公子是个做生意的高手了,那虞家二房和三房呢?”

小厮捋着下巴上的一撮胡子,微微眯起眼睛。“您不知道呀,这虞家二房一门心思都在致仕上,父子两人将这布店里的生意没太放在心上,这二少爷每天在何家跟着上家学呢。这三房就更凋敝了,三房老爷在北上去送货的时候被山匪截走,高价赎金赎回来之后就不问生意、不问世事,每天在家里研究花花草草。”

小厮眼神迷惘,仿佛陷入了过去的回忆之中,短时间里无法抽离。

“这么说,这三房也是会做生意的了。”李以济摸着布料,不经意地说着:“三房之间的关系如何呢?”

“爷,这关系如何也不是我这一个小角色能够揣摩的,这虞家老太太还在世,三房纵使有矛盾也不能怎么样。”小厮颤颤地两手相扣,右手拇指抚弄着左右的皮肤。

“虞岁丹公子跟悠木公子走的近,这你可知道?” 赵问芙手握茶盏,指尖轻点着茶水,轻轻一弹,霎时成为无数个细碎的小水珠滚落在桌面上。

“小的知道,这悠木公子家中是做药材生意的,这江宁府中最大的药材铺子张家生药铺可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啊。”小厮脸上显现出了羡慕的神色。

“那你家公子是买药材的时候认识的悠木公子了?”赵问芙黝黑的眼睛闪着光,手指在桌上滑动着。

“这小的不知,不过岁丹公子这大房太太病了很久了,公子一直对她不离不弃,一定要医治好她,在我们这也是一段伉俪情深的佳话呢。许是在买药的时候认识了悠木公子也未可知。”小厮露出羡慕的神情。

赵问芙点了点头,“这店中生意现在是几房在照看?”

一句话还没有问完,掌柜的满脸堆笑地敲门进来,手上还捧着茶。

“李公子,听闻您来了,小的赶紧来看看您这有什么需要的,可好一并给您打个折,送到府上。”

李以济笑哈哈地摸着手中的布料,“我正说您这里的浮光锦是整个江宁府出货最好的,可见得掌柜的慧眼如炬、这等好货被您发现,我也能穿得出去给您打打招牌了。”

这店里的掌柜眼睛泛着精明的光,脸上笑出了褶子,微驼的身子往后挪了挪,瞥了一眼后面站着的小厮,“还不快去给李公子备货?”

一直低着头的小厮打了个激灵,“哎,好的,这就去。”飞也似的小跑出了房间。

掌柜的眯眼笑着:“小豆儿是我看着长大的,做事一直都是这么冒冒失失的,若有冒犯到二位的地方,我替他给您们赔个不是。”

李以济摆了摆手,“不妨事,我看着小豆儿不错,这浮光锦我如今先订上两匹,等我穿的好就再过来定。从前都是我母亲来定布,这天也逐渐热了起来,这夏天又着实费衣服,我不忍心让母亲出来替我跑,如今就自己来看看。今日一见,这店里的布实属上乘。”

掌柜的笑眯眯地直作揖:“谢李公子赏识,一会就给您送到府上。”

赵问芙见状,心里估摸着从这掌柜身上也问不出什么,就起身告辞。

两人刚出布店,就看见泉梓骑着马赶来,“公子,王爷让我过来,我先回府上叫了泉筠去了知府,因此就耽误了。”

赵问芙仰头,看着眼前的高大的泉梓,额头上都是汗水,便道:“我看前面有个水摊子,咱们去喝点水解解暑。”

三人坐下,要了漉梨浆喝着,李以济喝了一大口,“这漉梨浆便是好喝,可也不能多喝,漉梨属寒,虽是夏日,也不能贪凉。”

“刚才这掌柜的反应有点奇怪,怕是那个小厮说了什么不能为外人道的家事了吗?”赵问芙漫不经心地听着,又反问着李以济,“难道他们有什么隐瞒的秘密吗?”

李以济点点头,表示认同赵问芙的看法。一时间几人都沉默了。

一直默不作声的泉梓张了张口:“赵…赵公子,我看刚才有人从布店里出来了。”两人回头一看,正是那名唤作小豆儿的小厮。

两双眼睛对视,“我们走,跟上他。”两人不约而同道。

赵问芙瞪了一眼又要张口的李以济,李以济便默然不语了。三人悄悄跟着小厮往前走。

只见小豆儿在不同的巷子里面拐来拐去,这些小巷子幽深而寂静,将喧嚣都挡在外面,小草从青石板上冒头,白墙青瓦,石榴花从院子外面探出了头。

终于到了一家偏僻的小院子门口,小厮轻声敲了三下门,还从门缝中递进去了一样东西。

小豆儿从巷子口出去的时候,眼前撞上了三个人。

“小豆儿,你鬼鬼祟祟的干什么?”李以济站在小豆儿前面挡住了小豆儿的去路。

“李公子,你跟踪我?”小豆儿一脸受惊。

“你是不是还有什么没有交代完?”李以济看着小豆儿,没有再说下去。一旁高大的泉梓更显得有压迫感,三个人六双眼睛盯着小豆儿看,把小豆儿看的一脸心虚。

“我说我说,这院子是虞公子养的外室,只有我们掌柜的知道,且虞公子给她每个月都有月银,我们掌柜的就是让我来送这月银来的。”小豆儿一脸的惋惜,“这虞公子一去世,就更加没有人管她了,也是个可怜人。”

赵问芙上前道:“你们公子有几房太太?”

小豆儿叹息:“有三房太太,一房侍妾,这大太太身体不好,现在是二太太掌家,可这二太太又是个吃斋念佛的,就让三太太帮忙管着,这处宅子也是老爷租下来的。”

赵问芙闻言,便对这外室也有了些微的同情,女子一往情深如故,流水无情却轻别。

小豆儿看三个人面色各异,“掌柜的还等着我回去呢,小豆儿就不在此叨扰各位了。”

李以济点点头,小豆儿便又一溜烟跑了。

“这个小豆儿,好像怕我们吃了他似的。这虞家也甚是奇怪。”赵问芙双眼看着那小院,只见外墙已经斑驳,院外的青苔爬在泛白的墙面上,像极了一幅山水画卷。

李以济摸摸自己的头,转而又看着赵问芙,“问芙,我昨天看你用我这猪皮手套甚是厚,触摸尸体甚是迟钝,我在想着用鱼皮来做成手套的方法,也不知道是不是可行。这鱼皮比猪皮薄,剥离下来还要费一些功夫,且需要将这鱼的粘液去除,去掉鱼头和鱼尾,稍微把水给控干一下,然后再沿着鱼的脊背将鱼的两面从头到尾划开,接下来就到关键的时候了,要将鱼皮鱼肉慢慢的剥离开,这个环节一定要小心,要保证鱼皮的完整性。”

李以济滔滔不绝地说着,丝毫没有注意到一旁泉梓快要吐的表情。

“泉梓,你还怕听到这些个吗?”赵问芙甚有趣味地看着泉梓憋得通红的脸。

泉梓身为灏王身边的人, 在灏王身边出生入死,重霜风号、白骨余残,他在战场上见过的死人无数,在血液之中浸染过,多少次获得重生,竟然听不得李以济讲述这些。

泉梓好不容易恢复了正常的表情,喉结翻滚,咽下一口吐沫,“只觉得李公子说的甚是特别,能把剥鱼皮说的如此形象生动的人,李公子实属第一。”

赵问芙噗的一声笑了出来,看着李以济在一旁吃惊的表情:“没事,你接着说,能让泉梓因为听到剥鱼皮吐的你还是第一个呢。”

李以济睁大了眼睛,“真的,泉兄,你按照我说的方法试试,保准剥下的皮肯定是厚薄一致。泉兄,你若想要,我也可以给你做一双。”

赵问芙看着李以济一脸认真的样子,替泉梓说道,“不用了,泉梓他用不上,我们先回知府吧。”

小说《神探王爷放弃江山要娶我》试读结束

下载本站APP,继续免费阅读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