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森文学
一个专业的扫文推文网站

神探王爷放弃江山要娶我兰血儿赵宸珎小说免费阅读

热门小说神探王爷放弃江山要娶我是作者尺心所著。书中主要讲述了:赵宸珎似是看出了赵问芙的想法,不着痕迹的微微一笑,便叫流梓去结账。李以济赶忙摆手,从袖子中拢出几块银子,“谁都别跟我抢,来到我这地盘上,怎么就好意思让你们请客。”只看见小厮入门,“各位爷,咱们这纳风苑……

神探王爷放弃江山要娶我兰血儿赵宸珎小说免费阅读

《神探王爷放弃江山要娶我》 免费试读

赵宸珎似是看出了赵问芙的想法,不着痕迹的微微一笑,便叫流梓去结账。

李以济赶忙摆手,从袖子中拢出几块银子,“谁都别跟我抢,来到我这地盘上,怎么就好意思让你们请客。”

只看见小厮入门,“各位爷,咱们这纳风苑的账已被箫公子结了,箫公子特地吩咐道挂在他的账上。还叫小的来给爷送来一盘我们店里的特色茯苓软糕。

赵宸珎嘴角一扬,似笑非笑地看着赵问芙,看的赵问芙一愣。

回想起自己还是小小儿时,总是喜欢吃这茯苓软糕,从厨房中拿出小小一块分给箫冷虔吃,那时候的箫冷虔总是掰下来小小一块放在口中,把剩下的都给赵问芙:“芙儿,你吃,好吃的都留给你。”

赵宸珎淡淡道,“泉梓,那便收着吧。”起身要下楼。

李以济正斜倚着栏杆往下看去,正好看到这三层楼拐角的情形。几个女子正拦住刚才跳舞的云婵子,正喋喋不休地说着,只说得云婵子不时用手帕点点眼睛。

“赵兄,你看。”赵问芙斜看过李以济指出来的方向,只看了一眼,转身便下楼去,“我去看看。”

李以济也速速跟了赵问芙下楼,“你要怎么处理?”

赵问芙到三楼拐角处的时候,几名女子还未散去,“别以为你长一张狐媚子脸,师傅就能喜欢你,你也配吗?”说着,一把扯下云婵子脖子上的香碧纱巾。

脖子上一道勒痕显现了出来,青紫色的勒痕中间却有一道暗红色的疤印,像是用某种锐器切割过的伤口。

她赶紧捂住脖子,眼泪情不自禁地流了下来。

一个身形好似娇弱的女子被两名女子扶着,只见她面色发红、微微喘气,一张脸似要扭曲,正要接着骂。

赵问芙转身拦过:“这位妹妹,可不要血口喷人呐。”生气的碧月正在气头上,听到有人帮着云婵子说话,更加生气,抬头看到两个气质不俗的公子哥,便用帕子掩住了口,转而说道:“我等替师傅教育妹妹,万万不可劳公子挂心。”

云婵子眼泪涟涟的看着面前的公子,转身跑走了。

赵问芙正要去追,李以济在后面拦住,“赵兄,何必去管这些闲事,我们还要接着去现场看看呢。”

赵问芙闻言止住了脚步,想起了自己是男装身份,多有不便,便拾起了地上的香碧纱巾,去寻她哥哥。

赵宸珎站在门口,手中牵着黑煞,执手握扇子而立,似笑非笑的在等着她,流梓站在身旁。

“可看清楚那伤疤了?”赵宸珎眼睛盯着赵问芙手里的纱巾。

“嗯,看到了。”赵问芙收起了纱巾,骑上她的踢雪,“只是这伤口好生奇怪。”

“奇怪在这勒痕中间还有一道红色的疤,像是某种锋利物体割破了。”李以济凑了过来说道。

赵问芙难得地看了看李以济,“你也看出来了,对,像是两次的伤口,但这红色的疤又正好在这紫色的勒痕中间,又像是一次所为。”

三人都若有所思,赵宸珎开口道:“问芙,你去虞家布店打听打听,开封府上有一个工部的折子我回去看处理,让景梓陪着你。”

泉梓面露犹豫,“王,王爷。”赵问芙便道:“王爷,我没事的,还是让景梓跟你一起吧。”

泉梓灵机一动,“王爷,我跟您一起回知府,然后再过来找赵…赵公子。”眼睛中充满了坚定,一点不顾赵宸珎凌厉的眼神。

赵问芙在一旁道:“景梓,你真聪明,王爷,就按景梓说的办。”

赵宸珎剜了景梓一眼,便骑马走了。景梓一哆嗦,跟了上去。

赵问芙在心里暗暗叹气,转头对李以济说道:“我们去虞记名下的布店看看。”李以济点点头,抚着身上的翡翠色氅衣,“问芙,你看,这就是我娘在虞家布店给我买的,好看吧?”

赵问芙歪过头看,李以济本身容貌亦是不俗,浓眉剑目,风流倜傥,可却偏偏喜欢亮色的衣服。

这布料色泽光滑,布线细密,一看就知是上等布料,“你娘对你很好吧?”

李以济歪过头笑了笑,“嗯,我娘总说我跟长不大的孩子似的,她一直都在虞家布店买布,你娘呢?对你也很好吧?”

赵问芙听到李以济的问话,默默地低下了头,长长的睫毛上蒙了一层雾气,等到再抬起来的时候,便恢复了情绪,一切如常。

便点了点头,“嗯,我娘对我很好。”

两个人牵着马,走在槐树的树荫之下,听着夏蝉的鸣叫声,和着草丛中的蛙鸣,赵问芙心中不禁有些烦闷。

翻身上马,策马往前跑去,后面的李以济呆了,连忙骑着马追了上去,还没跑多远,只见前面的马儿已经被赵问芙勒住,赵问芙明显地被前面小摊上的物品吸引了。

只见这小摊上都是卖的一些零零碎碎的孩童玩物,有拨浪鼓、拍档、磨喝乐、不倒翁、还有一种套娃玩具。赵问芙看着眼前的玩具好玩,便上前看着。

后面的李以济喘着气说,“问芙兄,兄,你下次要跑马的时候跟我说一声。”赵问芙只“唔”了一声,便拿起了一样仔细观看。

摊主看着眼前的小哥儿喜欢这些玩具,便给赵问芙一一演示这些玩具的玩耍方式。

“这个、这些个都给我包起来,”赵问芙指着,摊主一脸的笑意,乐呵呵地说着:“这位公子真是好眼力,这几个可都是来自西夏的物什,我刚进货来,可就被您给买着了,若是再想买,可又得等几个月呢。”

赵问芙摸了摸袖子,糟了,自己出门没带银子。就眼巴巴地看着后面的李以济。

李以济便掏出一个绣工精致的荷包,从中掏出了交子给了摊主,额头上冒着汗珠子,对赵问芙道:“问芙兄,下次要跑马的时候一定提前跟我打一声招呼呢,你且看这路上这么多人,万一伤着问芙兄,可还有谁陪着我一起看尸体啊?”

赵问芙闻言,不禁一笑,抱着手中的玩具放在了踢雪身上的箱笼之中。

两人边走边看着街上的小商贩,赵问芙又买了几个面花儿、几个糖葫芦才作罢。

李以济手一指,“看,那个就是虞家布店的一个分店,我娘经常在那里买布呢。”

只见一个三层的小楼,红色的牌匾上写烫金的四个瘦柳体大字:“虞氏布匹铺”。两人遂进店去,门口的店小二一眼看到了李以济,“哎呦,李家公子,您来了,贵客贵客。”

一边引着两人上了二楼,小二端来了茶,又拿来了几个样子给李以济看,“李公子,这可是我们现下时兴的浮光锦,这是在浮光锦的基础上改良的上好的布,您请长眼。”

李以济手里拿着布,侃侃而谈道:“这不同的布匹有不同的织造之法,不同的织造之法就有不同的纹路,做衣服就要随着不同布匹的特点和纹路来织造,才能显出这布匹的特色。”

一旁的店小二听得直点头,“李公子当真不愧是博学多才、见多识广、满腹经纶、侃侃而谈,连我家这布料都了如指掌。”

李以济接着说了下去,“这布的纹理就好像这动物的肉纹一个道理,古代有庖丁解牛,依照的是牛身上的天然的结构,用刀嵌入牛的筋骨相连的缝隙,顺着骨节之间的缝隙来走刀。我正在研究解刨这小猪,我前几天解刨了一个,这猪身上有123块骨头,肋骨一共有十四对,这大排是带着脊肉的脊梁骨,我吃着口感最好,我还专门去请教了一下我府上的厨子,问他是如何切大排的。”

一旁的小厮脸上徒然变色,“李…李公子,这布,这布您还要吗?”手脚直哆嗦。

素来听闻这个李公子痴迷于检验尸体,可是从他的口中说出来,却能给人一种寒意。

赵问芙好不容易忍住了笑,起身帮小厮搬了把椅子,“坐。”

小厮哆哆嗦嗦地坐了下来。

“将你这玄青色的浮光锦来两匹送到李府上。”赵问芙开口说道:“我看着浮光锦料子极好,摸之顺滑不涩,织法细密厚实,可见这师傅匠心独运,也只有这月白色、玄青色配这布料适合你,我看就玄青色吧。”

李以济张张嘴,“问芙兄,你不用吗?”

赵问芙摇了摇头,“我那不缺,你买这个就好。”一边把头转向小厮道,“你可知道你家虞公子的事了?”

小说《神探王爷放弃江山要娶我》试读结束

下载本站APP,继续免费阅读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