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森文学
一个专业的扫文推文网站

求兰血儿赵宸珎小说免费资源

热门新书《神探王爷放弃江山要娶我》上线啦,它是网文大神尺心的又一力作。书中主要讲述了:一行人用过午膳,灏王已经把办公地点搬到了知府,京城来的文书已经攒了两大袋子。泉梓搬来了冰块等物,早已经将这临时的办公地点布置妥帖,斜靠在软榻上看文书。抬头瞥见赵问芙进来,眼眸微微一瞬,他这小侍女可是真……

求兰血儿赵宸珎小说免费资源

《神探王爷放弃江山要娶我》 免费试读

一行人用过午膳,灏王已经把办公地点搬到了知府,京城来的文书已经攒了两大袋子。泉梓搬来了冰块等物,早已经将这临时的办公地点布置妥帖,斜靠在软榻上看文书。

抬头瞥见赵问芙进来,眼眸微微一瞬,他这小侍女可是真的长大了。

“灏王,小的这就去了”赵问芙收拾妥当,有模有样地逗趣对着王爷行了礼。不等灏王回应,便跑了出去。

灏王嘴角微微一笑,他人生中的短短岁月中,见惯了人世冷暖、世态炎凉,早已心如磐石、巍然不动,只有对他身边的小侍女充满了温柔,只是这种温柔既是长兄,又如父子。

他在路上捡到这个小姑娘,那时候还脏兮兮的,一转眼,已经被自己养到这么大了。虽冉名义上是侍女,但灏王从未把她当做下人,只当是自己的妹妹。

赵问芙来到马厩牵她的马,“踢雪,这一路可是劳累你了,”一只手轻轻抚摸踢雪的头,这踢雪通身雪白,极通人性,朝着赵问芙哼了哼鼻子,便又低下头去吃这马厩里混合着豆子的草料。

“你这马叫踢雪呀,这马儿真好看,”李以济凑了上来,旁边的黑煞狠狠地瞪着李以济,赵问芙笑着对黑煞说:“这是朋友,不要这样。”

李以济正转身去牵他的马,听到赵问芙这么说,眼睛瞬间变得红红的,大咧咧地跑到赵问芙跟前,“赵公子,你当我是朋友,这真的是太好了,我从来没有交过朋友,赵公子,你说话可算话?”

赵问芙被这突如其来的伤感惊吓到了,抬头对上了李以济红红的眼睛和充满了期待的眼神,到嘴边的话只得咽了下去,哄着李以济说:“你这小马好漂亮。”

这是一匹枣红色的马,李以济听到人夸赞他的马,忘了自己要说什么,又跟着高兴了起来,“这可是蝈蝈兽,这名字是我取的,是不是很好听?”

赵问芙以手扶额,只得微微对李以济笑道:“李公子,时候不早了,我们快些去吧,我们先去义庄看看尸体。”

两人两马在路上走着,初夏午后的微醺打在脸上,竟让人昏昏欲睡,赵问芙摘下自己身上的香囊,放在鼻尖轻嗅着,靠这香囊来提神醒脑。

一旁的李以济鼻尖也轻轻嗅到这混合着薄荷和沉木的香味,脑袋中瞬间打了一个激灵,“赵公子,你这香囊绣的可真好,回头你给我一个可好?”

赵问芙一听,竟然微红了脸,后又意识到李以济以为自己是个男的,便恢复了正常神色,冷冷来了句:“不好。”

李以济心中暗暗纳罕,这果然是灏王身边的人,连拒绝人的神色都一如灏王那么冰冷。

转过了几个坊,就到了义庄,守门的卫士看到了李以济,打了个招呼“李公子,今天又来啦。”

李以几赶忙把从后厨拿出来的荷叶包起来的酥鸭肉分给卫士们。“这是中午府上做的,府上刚换了新厨子,这新厨子手艺不错,可是好容易改善了伙食呢,你们快尝尝。”

两个卫士打着哈哈,开了门。李以济熟门熟路地往里面走,一边从身上的小包中拿出来两条口巾,两片生姜递给赵问芙,“喏,这是你的一份,这口巾是我用老陈醋浸泡过的,这生姜你要含在嘴里,千万不要怕,有我在呢。”

赵问芙心里暗哂,拿着帕子绑在脑后,嘴里含了生姜,跟着李以济往里走。

这义庄内部的构造是下坡,有两条斜坡缓缓通了下去。李以济拿着火折子走在前面,赵问芙默默跟在后面。

赵问芙走着,突然看见一个鬼脸凑到她眼前,在暗黄的灯火中隐隐泛着青光。

赵问芙一巴掌拍了过去:“幼稚。”便朝前面走去。李以济左手捂着脸,赶忙把鬼脸塞进包里,“哎呦,赵公子,我就是想吓吓你,你…”

说罢,只能屁颠颠跟了上去。

两人走到了里面,就越觉得里面一股寒气扑面而来,只见得一个一个的窑洞形状的停放尸体的洞,越往里面走,就越觉得寒冷。

李以济熟门熟路地领赵问芙来到其中的一个洞里面,一脸坏笑地看着赵问芙:“赵兄,你好勇气。”

赵问芙抬了抬眼皮子,指了指面前的男尸,“是这个尸体吗?”

李以济从袋子里翻出了两双手套递给赵问芙:“这是我自制的猪皮手套,赵兄先凑合着用,等我改良改良后再给你个新的。”

赵问芙默默无语,接过手套戴上,点亮自己的火折子,看着眼前的尸体。

一具男尸,尸体已经过了三日,尸身已经轻微有些发粘,尸体周身泛着青黑色的光,身形些微有些浮肿。面孔呈乌紫色,嘴唇紫黑色,眼睛瞪着,眼周围有些丝已经干掉的血痕。

李以济轻轻地将验尸所填好的卷宗递到赵问芙面前,赵问芙看了看这卷宗,又看了看面前的死者。

“死者,男,身长五尺七寸,年龄约二十一岁,”赵问芙捏了捏死者的胳膊,肿胀的胳膊中充斥了液体,按下去之后留下轻微的窝。

“给我根银针,”赵问芙向着李以济伸出手,李以济熟练地从包里拿出来一个牛皮袋子,卷开,只见里面泛着寒光,都是他的宝贝工具。

赵问芙将银针深入死者喉咙,合上嘴巴,便出去坐着闭目休息。

李以济暗搓搓地跟了出来,“味道是不太好闻,不过我已经习惯了。”又从包里摸出来一块红枣糕,问赵问芙吃不吃。

赵问芙正靠着洞口的柱子,闻言白了他一眼,“也就你能吃的下去。”

李以济塞下一大块红枣糕,用手在身上蹭了蹭,“古人云,吃饱饭才能干活嘛。”

两人默默坐了一会儿说,赵问芙起身,去死者口中将银针取出,只见银针下面呈现黑色,“系中毒而死,我要解剖他,他家人可愿意?”赵问芙斜看着李以济。

李以济点点头,“这岁丹公子是长子,又娶了三房,他家人正闹着要官府处决这兰血儿呢,这家人不太好沟通,不过我可以去试试。”

赵问芙想了想,“罢了,我看他指甲发黑,指甲盖里有细细的布屑,还不是一种布料,可是从事有关布匹的行当?”

李以济瞪大了眼睛,“赵兄可是高人,他家里正是这江宁府最大的布商虞记,在城里是老字号了,贵人们都要从他这买布呢。”

赵问芙点点头,向李以济挤挤眼睛,“只是这毒暂未可解,留他一撮头发总是可以的吧?”

李以济恍然大悟,“对对,赵兄说的极是。”

李以济剪了一撮头发,默默收起来。

两人复来到小厮抱竹那,这抱竹身形庞大,赵问芙仔仔细细看了抱竹的伤口,只见这伤口直通心脏,是一个圆形的伤口。“这伤好生奇怪,这圆形伤口好似被切割了一样,上面伤口形状大,下面伤口形状小,不过死者死的时候没有痛苦,是在熟睡中被杀死的。”

赵问芙盯着伤口看了许久,在火折子中,伤口里面隐隐约约闪耀着银色的光芒,赵问芙向李以济伸出手,要拿李以济的工具袋,李以济会意,连忙打开他的工具,赵问芙从里面拿了一个镊子,冲着抱竹圆形的伤口深处伸了过去,夹住了那闪闪发亮的东西,掏了出来。

在掏出来的过程中,能够感受到细碎的肉随着刀子的掏出裂了开来,李以济点着火折子一看,原来是一块刀片,只见这刀片已经微微卷曲,上面凝滞着暗红的鲜血,李以济连忙将这刀片当做证物收了起来。

赵问芙抓了抓抱竹的手,只看得抱竹的手掌分布了茧子,身上遍布横横斜斜的伤痕。“他是练家子。看来凶手只能是比他弱小的人,不然也不会选择这样一击毙命的法子。”

“我们走吧,”赵问芙起身,觉得眼前略微晕眩,被李以济伸手扶住,“赵公子,你晕尸体啊。”

赵问芙白了他一眼,甩开李以济的手往外走。

李以济摸摸头,一脸茫然,还是快步跟上赵问芙的脚步往外走去。

“赵公子,你可要注意身体啊,我验过一具尸体,大家以为是他杀,其实是猝死的,后来了解到他是个贼,每天晚上在别人家蹲点偷窃,后来因为劳累过度猝死了。”李以济滔滔不绝地说着,丝毫没有注意到赵问芙的表情。

赵问芙实在忍不住,朝着李以济脚上狠狠一踩,扭头便走。

痛的李以济哇哇大叫,叫声在这幽暗的义庄中更显森然。

门口透出了一丝阳光,让赵问芙冰冷的身体的寒意稍稍缓和。“赵公子,我不过是好意提醒,你为何,为何?”

李以济呲牙咧嘴的抱着脚出门,正看到两个卫士笑眯眯的看着他,打趣道:“李公子,这是看到那个尸体挪不开眼睛了,是自己踩了自己的脚?”

李以济正要争辩,赵问芙扭头,“快走,该回去给我哥…额,灏王复命了。”

门口的踢雪看到主人来了,悠闲的用头蹭了蹭赵问芙的手,“你有没有看到死者右手食指左上侧有茧子,是什么样的职业能在这个位置磨出来茧子呢?”

赵问芙像是自言自语地说着,又看了看偏西的太阳,轻叹了口气,拍了拍踢雪的头,“走吧,我们该回去了。”

李以济狗腿的骑着马跟在赵问芙身后,“晚上在府上用膳吗?你们若在,这府上的伙食肯定是顶顶好。”

赵问芙无语的以手扶额,岔开了话题,“你去案子现场看过没有?”“去过啊,现场就在前面,走过这条路斜过去就是了,要去吗?”李以济用手指了指怡香楼的方向。

初夏里,有青蝉在弱弱的低叫,远处河堤上柳条浮动,蛙声此起彼伏的低鸣。笼罩在河堤旁一层氤氲的薄雾,让整个案子都如梦似幻、迷离恍惚。

赵问芙想了想,摇了摇头,“我们还是先回去吧。”

小说《神探王爷放弃江山要娶我》试读结束

下载本站APP,继续免费阅读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