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森文学
一个专业的扫文推文网站

小说《吻安,陆先生》全文免费阅读

你喜欢看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吗?一定不要错过鹿森的一本新书《吻安,陆先生》。书中主要讲述了:陆光铖一出电梯门,就看见苏洛月蜷缩成一团的身子。他慌忙抱起苏洛月,大掌托起苏洛月的苍白的小脸。苏洛月缓缓睁开眼睛,看到了陆光铖。他穿着一丝不苟的西服,但衣服里面的衬衣也是黑色的,浓墨般的眼睛,像是她曾……

小说《吻安,陆先生》全文免费阅读

《吻安,陆先生》 免费试读

陆光铖一出电梯门,就看见苏洛月蜷缩成一团的身子。

他慌忙抱起苏洛月,大掌托起苏洛月的苍白的小脸。

苏洛月缓缓睁开眼睛,看到了陆光铖。

他穿着一丝不苟的西服,但衣服里面的衬衣也是黑色的,浓墨般的眼睛,像是她曾在书上看到的神秘的黑洞,时时刻刻都具有一种强大的吸引力,只是此刻充满了焦急和担忧。

陆光铖看着她有些呆滞的表情,眉头紧皱:“是怕黑嘛?”

苏洛月轻轻地点点头,扯出一丝微笑:“我来找你回家吃饭。”

“回家吃饭”这四个字让陆光铖的心底生出一股暖意,他抱紧了苏洛月,重重地点了点头:“好,回家吃饭。”

苏洛月正想要起身,陆光铖却把她横抱了起来,将她圈在怀里。”

陆光铖走到最左边的电梯:“洛洛,按键。”

苏洛月很听话地按下了键,乖巧的任由他抱着,一动也不动。

两人踏入电梯,陆光铖又想起什么似的,从衣兜里掏出电话:“连穆,你把文件整理一下,送到萤水别墅。”

连穆应下:“好的,陆总。”

“还有刚刚那份合同你核对完之后再下班,月末拿奖金。”

这是什么人间疾苦!

看着电脑上密密麻麻的字眼,连穆的内心感受到了难以言喻的痛楚!

电梯平缓的下降着,苏洛月看着陆光铖面若寒冰,伸出手摸着他的脸说:“生气了?”

陆光铖看了她一眼,压着性子平缓地说:“怕黑还过来,以后和我打电话就好了。”

苏洛月答应着点了点头。

等到了地下停车场,苏洛月也很配合默契地拉开了车门,陆光铖很自然地将她放进副驾驶。

苏洛月坐进了副驾驶,脸色恢复了一些,没有那么惨白了。

陆光铖开口问她:“吃饭了没有?”

苏洛月摇摇头:“和你一起吃饭。”

驾车的男人笑了笑,脸色终于缓和了下来。

布加迪平缓的向宙兰国际的方向驶去——

“哎,回来了啊?”

陈姨笑得像朵花一样灿烂:“我这就去热一下饭菜。”

热腾腾的饭菜端上来之后,苏洛月夹起一筷子菜就吃了起来,陆光铖倒是一丢点一丢点地吃着,不紧不慢的。

吃到一半时,苏洛月咽下口中的饭菜:“你吃得饱吗?”

陆光铖又很是优雅的吃了一口菜:“吃得饱。”

苏洛月:“?”

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小鸟胃?!

她又夹了一筷子菜放在碗里,看着陆光铖说:“你吃这么少还要处理那么多事情,多吃点吧。”

还在一丢点一丢点吃着饭的陆光铖笑了笑,应声说:“好。”

他本来吃的也不少,也不知道这小丫头怎么看出来他吃的很少的?

但陆光铖没说什么,只是夹起的菜多了些。

一顿愉快的晚餐之后,苏洛月满足地躺在了沙发上,给自己揉着肚子。

陈姨已经下班了,作为一名合格的丈夫,陆光铖正在厨房里任劳任怨地洗着碗。

苏洛月眼睛因为满足笑的眯起来,她感觉她马上就是招财猫本人了。

“你怎么想的?”

“啊?”苏洛月很懵,“什么怎么想的?”

陆光铖的声音从厨房里传出来:“你自己的路,嗯?”

苏洛月脑袋一仰:“设计师。”

“理想很好。”

陆光铖洗好了碗,解了围裙出来,他穿着黑色毛衣,很随意地坐在了单人沙发上。

苏洛月目不转睛地看着他:“我的老公什么时候这么会说话了?”

她的老公?

叫起来还挺顺口。陆光铖想。

但随即他又注意到了近在眼前的小脸,那双眼睛一直黏在他脸上,他无奈地笑了笑:“一直看着我,我长得好看啊?”

苏洛月眨眨眼睛,笑道:“我是你的合法妻子,看你几眼怎么了?”

为了避免尴尬,苏洛月尝试转移话题:“陆光铖,你为什么愿意跟我结婚啊?”

那么多名流小姐,怎么就选中她了呢。

苏洛月不相信这是巧合。

难道是因为她长得好看?

她摸了摸她光滑的小脸蛋,是还不错······

而陆光铖很是直接了当:“你想听真话还是假话?”

“真话!”

“那偏不告诉你。”

苏洛月问:“为什么?”

陆光铖回答:“因为你也不和我说真话。”

小骗子。

就算是陆光铖当时的确见不得她哭,但他还是理智冷静的,分辨得出来真话假话,要是小丫头真能因为一个噩梦性情大变······

多做几个也无妨。

苏洛月躺在沙发上,倒也不问他了。

只是她搞不太明白陆光铖为什么毫不顾忌地把她娶回家,为什么陆光铖不怕她心怀不轨?

豪门中有许多不为人知的秘闻,陆家又是大家族,这样的话,争权夺位谋势必然不可以躲过去。所以有些公子爷年纪轻轻出了车祸,抑或是哪家身体很好的老爷子突然就病逝了反而成了这豪门风云中常见的事情,陆光铖难道不怕么?他不怕自己哪一天捅他一刀?

苏洛月正想着,陆光铖摸了摸她的头:“以后你会知道的。”

陆光铖卖着关子,苏洛月看着他:“透露一点点嘛。”

“······一见倾心。”

因为一见倾心生死不顾?

即便她上一辈子那么热烈地爱过黎航,可她在黎航出卖自己之后,她满腔的爱意早已成了滔天的恨意,那陆光铖呢?他怨过她吗?他恨她吗?

恍惚间,她突然觉得自己心中的感情不如陆光铖对她的所谓的“一一见倾心”。

她虽然对于陆光铖是怎么对自己一见倾心的细节不太清楚,但她却很清楚——

陆光铖的爱看似寡淡,却浓烈得好似一坛沉淀已久的老酒,那种感情和她的不一样。

苏洛月对陆光铖的感情,止步于喜欢,却不曾高于生死。

她在自责和这难以抑制的冲击感之中挣扎了好一会,脑袋却在这时被揉了揉。

睁开双目,陆光铖正温和地冲着她笑,一眼就看透了苏洛月:“很多事情都可以慢慢来,你不需要过于着急和担忧。”

说罢,他又作补充说:“这是我的感情,你不需要承担它,也不需要为它束手缚脚。”

前世所有的记忆在一瞬间浮起又消散,陆光铖曾经照顾发烧的她,曾经给她做过生日蛋糕,陆光铖悄无声息地掩盖住了自己心底那份未曾见过光的感情。

苏洛月猛地抱住陆光铖,心里酸胀难耐。

“陆光铖,给我些时间。”

她要给陆光铖同样的深情,而不是用自己这份虚无缥缈的感情去回应他。

不为什么,她只是突然觉得自己不该辜负他,不该错过他,千不该万不该。

迟早有一天,她要站在光芒万丈的舞台上,向全世界宣布她拥有一份世界上最难得的感情,以及她最难得的陆光铖。

“好。”

陆光铖应着。

小说《吻安,陆先生》试读结束

下载本站APP,继续免费阅读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