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森文学
一个专业的扫文推文网站

女主表示恰男人它不香(安依依向南)在线免费阅读

女主表示恰男人它不香这本小说的作者是Moli。书中主要讲述了:司鸠的话使安依依回过了神,来不及深究话中的深意,抬脚就想追上男人离去的步伐,不仅是想问个明白,也想借此逃离这里,逃离……与那个人见面。她循着司鸠离去的方向刚迈了两步,胳膊就被追到面前的男生拽住了,只能……

女主表示恰男人它不香(安依依向南)在线免费阅读

《女主表示恰男人它不香》 免费试读

司鸠的话使安依依回过了神,来不及深究话中的深意,抬脚就想追上男人离去的步伐,不仅是想问个明白,也想借此逃离这里,逃离……与那个人见面。

她循着司鸠离去的方向刚迈了两步,胳膊就被追到面前的男生拽住了,只能无奈的停下脚步,回头。

“依依,真的是你!”大男孩脸上的惊喜一览无余,“还以为看错了呢!你最近怎么样?”

安依依松了口气,看来他应该不知道自己三年前出了事,但心中随之涌上一阵怨怼与委屈,当年……为什么突然就出了国,猝不及防,消息瞒得死死的,她还是在他上飞机后才从别人口中得知,尽管后来收到了他的短信,但还是生气。

毕竟……毕竟他们可是发小啊,是一同经历风浪的亲密朋友。尽管她与傅瀚确定了关系,也不愿避嫌疏远的关系啊。

如果,如果当年出事时向南在她身边,事情会不会发展不到那样的地步?安依依不知道,她眼中水汽聚集,垂下头,努力睁大双眼不让眼泪成型,向南就听一道闷闷的声音从安依依圆圆的脑袋下传来:

“嗯是,是好久不见了啊,我挺好的。“

向南感觉到了安依依的不对劲,可他这几年在国外,没有渠道获取也刻意回避了关于安依依的消息,不知道她吃了这么大的苦头,只当是安依依因为他当年出国逃避的行为还在生他的气,只干巴巴地笑了笑:”是吗?那挺好的”

安依依心里暗叹向南出国了这么久结果还是一副呆瓜样,但发小回来使她又多了一份安全感。

此时安依依真想不管不顾的把她的委屈都向面前这个大男孩哭诉,但之前的不告而别如鲠在喉,尴尬的再次见面似乎也在表明他们的关系不再如往昔。

安依依怕眼泪掉下来,赶紧说:“我……我还有点急事,我先走了,有空再联系哈。”说完就快步要离开。

向南愣了一下,伸手想拉,安依依的动作快了一步,没拉到。

安依依都走到门口处了,他才恍然惊醒一般,冲着她大喊:“我的电话还是以前那个,有事打电话!”

安依依没回头,只伸出右手摆了摆,加快脚步走了。

向南恍然若失地盯着安依依的背影,直到她消失在自己的视线中后,才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和向南一桌的三个男生也把脖子扭了回来,甄回坐向南旁边,拿胳膊怼了怼他,眼中闪现着八卦的精光:“嘿,这女生谁啊,出国前的白月光?”

甄回对面的李佑摇摇头:“不能吧,向南以前喜欢的不是外院的那个什么依依嘛,咱们之前一起吃过几次饭的。”

“对对对!”李佑旁边的傅飞沉也插一嘴,“长得还挺漂亮的,可惜只把向哥当发小。”

向南瞪了傅飞沉一眼:“她后来跟你表哥在一起了,要么我怎么会出国!”

甄回和李佑对视一眼,笑声爆发:“合着向哥出国是因为这个啊,你也太逊了吧!情伤出国,妥妥男二剧本啊。”

向南端起桌上还剩大半杯的啤酒一饮而尽,苦闷的脸色像颗大苦瓜,“我当时脑子抽了好吧,不就是依依找男朋友了,没什么好躲的。“

“窝草!”刚才听完向南的回答后就开始神游的傅飞沉突然拍了桌子,“不会吧!”

幸亏桌子够稳当,不过他这一嗓子把他三个好兄弟给震了一下。

“干嘛呢干嘛呢!什么不会吧?”

“多大的事儿啊,桌子多无辜老四你心里得有点数好吧。”

“不是!”傅飞沉顾不得跟兄弟们笑闹,他拍拍旁边的李佑,又冲他斜对面的甄回“嘿嘿”两声示意听他说:“向哥,刚刚是不是说他那个青梅竹马……叫什么一一还是二二的,在向哥出国前一段时间跟我表哥好了?”

“对啊,你刚刚没听……”李佑话说一半突然反应过来,“……窝草!”

“你表哥……大学时交了几个女朋友?”同样反应过来的甄回颤颤巍巍地问傅飞沉。

傅飞沉同样颤颤巍巍:“我刚才已经努力回忆过了……好像,就那俩。”

向南看他们三个三脸不可置信的模样,直觉出了什么问题,而且——“傅瀚大学间交了两个女朋友?”

向南眯了眯眼,“我记得依依好像是傅瀚的初恋?当时他们交往的事闹得挺大,是学校的一大新闻。”他们是大三下学期正式交往的。

所以,他们在一起还不到半年时间就分手了?而且分手后傅瀚无缝切换又找了一个?

向南心里说不上什么滋味,一边“天哪早知道他们俩就在一起不到半年当初更不应该出国了我的脑子是水粉混合物吗”,一边又“好啊前三年半不谈恋爱分手后那么点时间又找一个果然是劈腿吗”。

对面的傅飞沉小心翼翼地看着他,向南缓缓移动视线盯着傅飞沉,傅飞沉一个激灵,讪讪地笑:“诶,对,向哥你记得真清……这事儿吧,有点复杂。”

向南指了指桌上还摆着的诸多菜,“没事,刚吃上,时间多的是,慢慢说。”

——————————

安依依离开火锅店后,抬眼想找司鸠的车,但显而易见的找不到,她失望的低下头,不知道该往哪儿去,又怕向南找她,随便挑了个方向快步离开了。

安依依早年父母双亡,所幸给她留下了不多不少的钱,足够她上了大学,她在大学期间又会做些兼职,所以也不必太为生计发愁,可是……

她所有的积蓄基本都在三年前赔给秦语蓉了。

没有钱,她该住哪儿呢?

安依依脑海中居然一下子浮现出了司鸠的脸,和他那温馨的家,可是——安依依不禁在心里骂自己得寸进尺,司鸠愿意去接自己,还请自己吃饭已经够好了,她不能无休止地请求他的帮助,更何况……她也没有办法找到司鸠。

联想到司鸠离开前的话,司先生他——大概不会再见了吧。

要不——安依依叹了口气,试试看能不能找一份包住宿的工作吧。

这时,手中的手机铃声突然响起,“叮铃叮铃叮——”。

她举起来一看。

“向八蛋”

犹豫半晌,安依依还是按下了接通键,声音故作轻松,”喂,怎么了?“

小说《女主表示恰男人它不香》试读结束

下载本站APP,继续免费阅读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