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森文学
一个专业的扫文推文网站

李道离小说在哪里可以看

强推一本网文大神缘有的新作《渊矢》,这是一本玄幻奇幻类型的书。书中主要讲述了:正值夏秋交际的村落,热浪层层翻涌,好似在猝死挣扎。不久后,一场山雨从远山开继而来,淅淅沥沥。盘坐于那个梧桐树下的青袍道士,看了眼天边即将浸润而来的大雨,与那正在酣睡于梦中的小道士,缓缓起身,背起了这个……

李道离小说在哪里可以看

《渊矢》 免费试读

正值夏秋交际的村落,热浪层层翻涌,好似在猝死挣扎。不久后,一场山雨从远山开继而来,淅淅沥沥。

盘坐于那个梧桐树下的青袍道士,看了眼天边即将浸润而来的大雨,与那正在酣睡于梦中的小道士,缓缓起身,背起了这个无忧也无愁的小师叔,向村中走去。

一路上轻轻慢慢,生怕这个叫起来颇有些吵闹的小师叔从梦中醒来,看了眼临近黄昏之下的梧桐树,再看看路边交织错乱而浮于地表之上的树根,沉了沉步子,放缓些节奏。

随后指如笔伐,直直落入边路的根径之上,所过之处皆轻声默念,不见夜雨,不听风雷,祈得一个往生与安心。

山上修道问清心,不亲自下山,如何能辨得这一片形势如此严峻,不论人心向背,也不论有心之士如何隐得尘土,单单这一地的沉浮,就是莫大的罪过。

上了意头的年轻道士,觉察到有些失态,一印凝清心,散去那些逐渐聚拢的戾气。

夜挂当头,小道士也逐渐从昏昏的朦胧中醒来,随后一阵直冲鼻头的恶臭气息,充斥于他的鼻腔,让他这本就有些昏沉的精神状态,瞬间清醒了不少。

“什么东西!”一声尖叫打破深夜的宁静,小道士连打几个喷嚏,而后轻缓气息,慢慢熟悉这不可言的神妙状态。

万物似乎熟悉而又陌生,那些明明看似近在眼前的事物都变得极为生疏,这种直入神魂的通透之感,让小道士深深沉浸其中。

知微,知妙,入得一切事物,细微精妙。看一叶落而知秋,闻天声可辨朝日,于外,所观一切皆纤毫毕现;于内,气息浮沉皆在掌握之中。

“师侄儿,记你一功”,小道士甚是欢喜,长时间的辗转于那扇门之间,信心也几乎耗尽,如今又再度看到希望,可不就是天命敦厚之人。

不待过多的品味,那一股腥臭至极的气息再度扑面而来,让本是沉浸在欣赏这一观而变换天地的小道士,一阵干呕,为了勉强消停会,只能屏住鼻息。

看了看周遭环境,并无细致变化,为何会有这般似乎夹杂着怨噩,但同时又是浓浓的血腥与尸臭之味兼并。

“师叔,可知这天地其实并不如你亲眼所见,刚刚那一阵恶臭便是如此”坐在一边的青袍道士看到这位师叔从最初的感受环境,再到品味实质的气味,种种表情变化,纵是多年修得清心道,也忍不住笑出了声。

“天地不如初?这村子还有诡异?”细细想想,也不觉环境有多温馨美妙了,若是刚刚那阵腥风真是村子的本来面貌,那该是多少尸骨啊

难怪进入这个村子就觉着极度压抑,可不就是原因嘛!如果尸骨众多,那些村子活人又是如何,想到这里,小道士浑身战栗,如入冰窟。

墨斗看着小道士的言语神情,也猜出些许心思,劝诫道。“师叔不必如此惊慌,他们如今依旧是人,往后如何还未成定数”

“那还用找吗?”已经被这份极度恐惧压抑的有些惊慌失措,不自觉压低了嗓音。

“找,不是活人又能如何,如今他们魂魄尚且没有变化,便就有救赎之道,但若是人心向背,人人皆逆而行之,那这份天地,便就无容纳之所了”

本是惊慌的小道士也被墨斗的这份意气惊到了,平日见着的墨斗师侄都是温文和煦,儒雅至极,想不到还有这般意气风发的一面。

有些意动,也有些感触,可不就是嘛,下山虽然不过数日,但一天天的除了偷鸡摸狗,好像也没做过什么正事,如今这样的局面,再畏畏缩缩,可就说不过去了。

“师侄儿,随我走一遭”

小道士再开鼻息,将内蕴真气通得五脏之后,缓缓升于上丹田,再通神慧,以一嗅观而识天地。

“可”

墨斗执符剑,静驻一旁。

…………

夜色已渐入深沉,狭窄的屋舍之内,桌面上的烛灯并未被点亮,雨声渐渐浸没了屋内的气息,让本是水气蒸腾的小舍子里,闷燥无比。

两个少年对立相坐,一个倚靠在门边,另一个倚着桌角,都坐在地面上。漆黑茫然的环境下,都看不见对方。

林斗涯细细端详着这个对面坐着的少年,有些好奇,更有些可怜他。也许是太小,也许……,小,谁家男儿敢言小。

“哈哈”林斗涯逐渐癫狂,放声大笑。

一些个本以为早已忘却的画面场景,没来由历历在目。

那个慈眉善目的老人,每每上他家来都是嘘寒问暖,还经常带些草药,见到他力气小抬不动罐子,就帮着一起拾弄,他的母亲早已去世,父亲也患病躺在床上。

想着过些时日,等父亲病好,生活就会回归正常的少年,对生活充满了憧憬。

——

那一晚,夜明星澈,少年躺在山坡上望着星空,时不时看向不远处家的方向。

本是宁静至极的夜空,坡下的嘈杂声扰乱了一切,少年也跟着过去,就看到那个慈眉的老人,领着三个猎户将他那本是病躯体的父亲抬出了家中,少年很疑惑,但想到那个每日为村子殚精竭虑的老人也在旁边,也就没了担心,想着打下招呼,又怕惊扰到他们。

少年不得已,只能跟着。老人听见后面的动静也发现了他,没有走过去,远远地笑了一声。

而后便看见那个让他一生都为之难忘的画面。

他们缓缓将那个横躺这着的男人抬到那个梧桐树下,老人轻声念叨几声,只见那树根处裂开一个大口,里面的呼啸声不断涌出。

少年静静的站在远处,屏住了呼吸,就看见他们将那个卧病许久的男人丢了下去,没有任何声息,一切再度恢复平静。

而那个老人只是笑笑,夹杂一些凄厉与无奈。

少年不敢说话,一只手捂着嘴,直直地冲向家中。

这一夜,少年彻夜未眠。

—————

“林知勉,给你一个活命的机会”林斗涯压抑住癫狂,轻声说了一句。

躲在门沿的少年不解。

“放下那颗珠子”林斗涯瞳孔逐渐放大,本是屈坐的身子也舒展开来,站在木屋的地板之上,看向对面盘坐的少年,咧嘴轻笑。自嘲一声“都是可怜人”

黝黄的少年更加迷惑了,从进屋开始,就听见他在那里自言自语,时不时嚎叫几声,怎么说,难不成是比嗓门大,还是说看谁疯的厉害。

也许是失去了耐心,林斗涯一步越过二人中间相隔的地面,站在黝黄少年面前,居高临下,直直地盯着这个还迷惑的少年,双手止不住的颤抖。

而后一脚将木门踏开,一只手缓缓将少年提起,扔了出去。

月色照进小屋,被摔倒在地上的林知勉顺着月光看清了那张狰狞的脸后,吓得几乎失去神智,也不去捡那颗掉落的珠子,翻滚起身子,掉头便向村中跑去。

门外守候许久的高瘦少年,看到这一幕也吓得不轻,只是死死守着最后那一分胆气。咬着牙,挺直了身子,直面这一个刚从木舍破门而出的“鬼物”。

“大牙,为何做人会如此贪婪呢?”

不见天色有任何变化,仍旧是漆黑不见五指的茫然,但林斗涯的眼中,有屡屡幽光迸射而出。

月色不明,如猫猎鼠。

小说《渊矢》试读结束

下载本站APP,继续免费阅读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