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森文学
一个专业的扫文推文网站

天命贵女:腹黑邪王宠入骨南风雪歌轩辕凌远小说免费阅读

热门小说天命贵女:腹黑邪王宠入骨是作者南风君亦所著。书中主要讲述了:傍晚,南风雪歌带着琴棋和书画来到了南风言住的文风院。南风言是文状元出身,平时也喜欢看书,所以他的文风院就像藏经阁一样,到处都是书。因为南风言看书时不喜欢被人打扰,所以南风雪歌轻手轻脚地来到了南风言的书……

天命贵女:腹黑邪王宠入骨南风雪歌轩辕凌远小说免费阅读

《天命贵女:腹黑邪王宠入骨》 免费试读

傍晚,南风雪歌带着琴棋和书画来到了南风言住的文风院。

南风言是文状元出身,平时也喜欢看书,所以他的文风院就像藏经阁一样,到处都是书。

因为南风言看书时不喜欢被人打扰,所以南风雪歌轻手轻脚地来到了南风言的书房门口,问南风言的贴身侍卫青武∶“三哥在忙吗?”

青武一见是大小姐,连忙作揖行礼,“回大小姐,三公子正在批阅奏折,大小姐是有急事吗?”

南风雪歌朝书房里看了一眼,见三哥在忙,就说∶“也没什么急事,就是想三哥了,想来看看他,既然三哥有事要忙,那我就在客堂里等他,你记得要告诉他一声哦。”

“是,大小姐。”青武说。

南风雪歌带着琴棋和书画来到了文风院的客堂,里面依旧全是书。

南风雪歌找了个椅子坐下,随手拿了一本书,细细品读了起来。

与此同时,南风璃住的梨花堂里,南风璃可谓是发了一天的脾气。

越想越气,五哥哥怎么对那个白痴那么好!

虽然南风璃知道五哥哥是在利用南风雪歌,但还是很生气。

五哥哥本来就不受皇上宠爱,平日里更是勤俭节约得很,今日他竟舍得给南风雪歌花那么大的价钱买东西,也不知道心疼一下自己,多为自己想想。

她又看了看自己住的梨花堂,又小又简陋,侍女也不多,简直和南风雪歌住的安华院没法比!

论心机,论手段,论人缘,除了美貌,自己哪一样不如那个白痴?

真是天妒英才,凭什么我的父亲是五品芝麻官,而你的父亲是正一品大将军;凭什么你的母亲是名门闺秀,而我的母亲是商贾之女;凭什么你的三个哥哥个个出人头地,而我的哥哥却整天游手好闲……

凭什么,凭什么,凭什么……

南风璃气得头疼,但又无可奈何,现在只能用心筹谋,步步为营。

她坚信,五哥哥终有一天会登上皇帝的宝座,而自己将是那母仪天下的皇后。

那一天终归会到来的,到时候所有瞧不起我的人都得死!

这时,南风雪歌身边的二等丫鬟春风来梨花堂了,见南风璃正在发怒砸东西,而门外的小丫鬟则跪了一地。

春风想∶一定又是嫉妒大小姐了。

春风是南风璃安插在南风雪歌身边的眼线,一向见钱眼开,见利忘义。

南风璃见春风来了,脾气更是不打一处来。

这些年,为了能打听到南风雪歌的行踪,往春风腰包里塞的钱都够在京都的黄金地段买五六个宅子了。

春风一进屋,南风璃就是一巴掌,打得春风脸上通红一片。

没等春风反应过来,南风璃又是一巴掌。

这下春风的左脸和右脸平衡了。

“南风璃!你干什么!”春风捂着红得发紫的脸,怒了。

“你这个贱婢,竟敢直呼本小姐的大名!”接着,扬起手,又要打春风。

可春风哪里是吃素的?更何况南风璃出身卑贱,又不是护国公府正儿八经的主子,于是春风左手一把抓住南风璃扬起的手,右手照她脸上就是一巴掌。

南风璃的脸上出现了一道血红的掌印,被气疯了,“你这个不知死活的贱婢!竟敢打本小姐,我和你拼了。”

平日里南风璃为了打听到南风雪歌的行踪,费尽全力讨好春风,春风于是被她惯得无法无天,几乎不怎么把她放在眼里,这会更是与她纠缠在了一起。

众人见状,大惊失色,急忙将她们两个拉开了。

南风璃的脸被打得青一块紫一块,几乎快破相了。

春风也没好到哪里去,两只眼睛变成了熊猫眼,鼻子也被打肿了,嘴也被打歪了。

两人不欢而散。

文风院的客房里,南风雪歌看书看得不耐烦了,打了个哈欠,伸了个懒腰,在房间里走了走,活动活动筋骨。

琴棋关切地问∶“大小姐,要不要叫人通传一声?”

南风雪歌看了看表,时间还没太晚,“不用,我们再等等吧。”

这时,一个身穿白衣、温文尔雅的男子走了进来。

南风雪歌一见,正是自己最想的三哥南风言。

琴棋和书画∶“见过三公子。”

南风言手一挥,琴棋和书画便出去了,一身的儒雅气质尽显其风度翩翩,几年的官场生涯并没有将他变得油腻不堪,反而多了一种成熟稳重的气质。

南风雪歌兴高采烈地叫了声“三哥”。

南风言见妹妹来了,高兴得失去了风度,敲了敲妹妹的额头,问∶“妹妹怎么想到今日来看三哥了?”

“想三哥了呗!”南风雪歌嘴甜地说。

南风雪歌从上到下仔仔细细地打量着南风言。

已经好久没见到三哥了,前世护国公府上下几百口人的人头还历历在目,其中就有三哥的。

那血淋淋的人头,南风雪歌永远都忘不了。

那时三哥被轩辕谋算计,中了毒箭,身中奇毒,一动不动地卧病在床了好几年。

虽然父亲每日都请无数江湖郎中为三哥治病,但从来没有一个人能治好三哥,那段时间,三哥一定比死了还痛苦。

是我对不起三哥……

南风雪歌摸了摸眼泪,笑着说∶“三哥,我都想死你了。”

南风言为妹妹擦干净了眼泪,虽然这个妹妹这几年被南风璃牵着鼻子走,还倾心一个大家都不被看好的五皇子,冷落了自己,但她毕竟是自己的妹妹啊,最亲的妹妹,就算她做了什么对不起自己的事,做哥哥的也应该原谅她。

“就因为想三哥了,就哭成这样,还真是小孩子气。”南风言有些嫌弃地为她擦了擦鼻涕,“行了,别哭了。”

又吩咐青武∶“青武,去小厨房拿些甜的糕点来。”

“你这个爱哭鬼,怎么还和小时候一样爱哭啊!”

南风雪歌破涕为笑,“谢谢三哥,三哥最好了,没想到我这么久没到三哥这来了,三哥还记得我喜欢吃甜食。”

“没良心的臭丫头,你还知道你已经很久没来看三哥了呀!”南风言揉了揉妹妹的头,不知为什么,他很喜欢这个动作。

南风雪歌也不在意这个幼稚的动作,把头伸过去,尽情地让他揉。

小说《天命贵女:腹黑邪王宠入骨》试读结束

下载本站APP,继续免费阅读本书